關於韋斯·安德森《犬之島》背後的故事

作者:Thomas J. McLean | 2018年3月23日星期五

原稿链接: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wes-andersons-isle-dogs-gives-erudite-canines-their-day

Mark Waring和他的團隊製作精緻定格動畫《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回歸動畫市場。

出乎觀眾意料,電影導演韋斯·安德森開始拍攝定格動畫。此前,他以拍攝離奇古怪的真人影片聞名,如《青春年少》、《特南鮑姆一家》、《水中生活》、《布達佩斯大飯店》。韋斯·安德森於2009年製作定格動畫《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此片標誌著他跨越了真人影片的局限。在那以後,安德森又在《犬之島》中從狗狗的視角講述了一個野心勃勃的原創故事。該片由福克斯探照燈公司制作,3月23日前限量發行,4月6日起在國內上映。

《犬之島》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為緩解犬流感,長崎市將市里所有犬類流放到“垃圾島”上,而市長的12歲養子阿塔裏為尋找他的愛犬“點點”,獨自飛向這座犬之島。這部影片由安德森撰寫劇本並執導,基於韋斯·安德森、羅曼·科波拉、詹森·舒瓦茲曼、野村訓市編寫的故事。片中聚集了全明星陣容,包括布萊恩·科蘭斯頓、愛德華·諾頓、鮑勃·巴拉班、比爾·默瑞、斯嘉麗·詹森、傑夫·高布倫、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F·莫裏·亞伯拉罕、小野洋子、蒂爾達·斯文頓等。

這部電影讓導演安德森與《了不起的狐狸爸爸》製片組再次相聚,其中包括動畫導演Mark Waring。Mark Waring說,他第一次讀《犬之島》的劇本時,既激動又害怕。“韋斯寫了個故事,卻沒有思考過如何拍成電影;他只知道故事是這樣發生的,接著就把它轉交給我和我的團隊。”他說。“製片過程中最大挑戰就是跨越這些阻礙,搞清楚如何製作壽司,以及如何拍攝歌舞伎。”

Waring說,《犬之島》開拍前,劇組探討了影片的視覺效果,認為可借鑒《了不起的狐狸爸爸》。“韋斯想要它們二者相似,但很顯然,它迥異於上一部電影,”他說道。“他想確定這部電影是純手工製作的,有逐格攝影法的標誌。”

據Waring描述,安德森參考了日本導演黑澤明20世紀60年代拍攝電影中的人物表演,如《天國與地獄》和《惡漢甜夢》。“我很欣賞片中人物節制的表演。”這位動畫導演解釋道,“他們感情不外露;一旦產生感情,則洶湧爆發。而那正是導演想要在影片中植入的。”這樣做的結果是悄然淡化片中人物,而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狗身上。

安德森為片中某些片段親自挑選動畫師,就像為某些電影親自挑選演員。“我想,安德森應該有某些偏愛的動畫師,類似於動畫的主演。”Waring描述道。“他知道每個動畫師各有所長……一些動畫師擅長把人物事件複雜化;另一些則簡單化,喜歡大動作電影鏡頭。”

Waring說電影劇組早已習慣了安德森獨特的工作方式--通過郵件和視頻交流;在視頻中他親自演繹自己的想法,讓動畫師如法炮製。他承認這個主意聽起來很奇怪,但它著實有效,因為安德森對影片每個元素的製作都力求完美。

安德森會給動畫師發送真人視頻,告訴他某些鏡頭需要做些細微調整,以配合演員的聲音。這就類似於導演真人影片。“他錄製視頻來指導動畫師,為每句臺詞配上表情,微微揚起眉毛或泛起微笑,就好像站在演員前面親身示範如何表演,”Waring說,“這種指導十分有效,使我們製作動畫時有章可循。”

儘管身體力行地指導,安德森仍給動畫師留下了許多自由發揮的空間,以便他們在各種場景裏發揮自己的專長。Waring接著說,“這就好像是,他試著向我們灌輸某種音樂,讓我們傾聽它的時間和節拍。”

為狗狗拍攝動畫本身就是一種技巧。Waring說,拍攝初期,他們就決定不把狗狗角色擬人化,不讓他們做只有人類會做的事情(當然,說話除外)。他參考的影片包括迪士尼公司出品的《101條斑點狗》及大量實拍的狗的視頻。

Waring說,“我們建立了一個參考錄影庫,為動畫拍攝提供指南。拍攝前,我們通常要對木偶狗進行大量測試,以檢驗他們能否做犬類做的事情,比如坐下、站立以及撓頭。”

一旦安德森批准測試結果,它們就隨即被融入動畫電影裏。Waring舉了個例子:安德森喜歡狗狗在坐下或行走時快速移動,因此這些動作就被融入動畫。“安德森現在仍然這樣做;從中你立馬就能分辨他的喜好。”他補充道。

為動物角色製作動畫的一大難題是處理它們的皮毛。毛髮若不自然飄動,角色看起來就會僵化;但當動畫師調整寵物姿勢時,又最好減少它們毛髮的隨意飄移。“你不得不一幀一幀單獨給角色的毛髮繪製動畫。”Waring解釋說。“我們放入類似發膠的東西來控制毛髮,然而你最終不得不一絲一縷地左右調整毛髮來營造一種感覺,好像有某種外部力量賦予它們生命力。”

在給狗狗的對話製作動畫時,他們決定讓它們用嘴巴清晰發聲,而不使用3D列印的替代臉。儘管影片中的人類角色使用了替代臉,安德森力求創新,限制動物表情並讓它們快速轉化。Waring說,這種臉可與模具臉媲美,表情從一幀到另一幀迅速轉化,而不是平穩過渡。”

在動畫師對語音臉畫板的控制下,主要人類角色的色度為13或15,背景和次要角色的色度為5或6。“我們特意這樣調色,以營造一種粗糙的風格。但實際的調色操作比這更加細緻入微。”他說。

Waring講述了動畫測試是如何在2015年年底興起的,在2016和2017年動畫又發生了哪些變化,以逐漸用於拍攝電影及廣告的。這部電影的製作,動用了約27個動畫師和10個助手。某些鏡頭,50個拍攝單位同時進行。他接著說,他為自己在製片過程中付出的努力和研究感到自豪。“這部影片實現了所有我在劇本裏設想的東西,‘我都不知道我們是怎麼辦到的。’但我們就是辦到了。”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