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俠:平行宇宙》:三位導演如何將菲爾·羅德的劇本搬上熒幕

導演鮑勃·佩爾西凱蒂、彼得·拉姆齊和羅德尼·羅斯曼共同努力,將菲爾·羅德創新的動畫漫畫劇本拍攝成電影,以俘獲觀眾的心,並激發他們的想像力。

作者: Dan Sarto | 2019年1月11日星期五

翻譯:Turing

原稿鏈接: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recipe-success-how-three-directors-cooked-phil-lords-vision-spider-man-spider-verse

許多人討論了索尼影業最新的熱門動畫片《蜘蛛俠:平行宇宙》,集中於其獨特、風格化的動畫、手繪2D和3D CG元素的創新融合以及其中蘊含的金色時代漫畫書的圖形設計和顏色。其他討論則聚焦於這個故事,一對於受尊敬的漫威超級英雄蜘蛛俠的重新想像,通過來自布魯克林的13歲非裔美國人/波多黎各孩子邁爾斯·莫拉萊斯的生活和觀點來講述。

而喧囂的討論忽視的是,將這兩個獨立而複雜的創意世界交織在一起的困難性,並且把它們融合得如此巧妙和連貫,讓觀眾和評論家驚歎不已。動畫工作室是視覺領域的主人,通常會製作出令人眼花繚亂和著迷的內容,使觀眾瘋狂迷戀。但它需要的不僅僅是CG動畫這類複雜媒介工具,來製作出如此迷人和優秀的動畫。

儘管每個動畫迷都喜歡一次次發現新作品,但《蜘蛛俠:平行宇宙》不僅僅是一部酷炫的新動畫電影。它不僅規模更大、更明亮,更吵鬧;它的真正獨特之處在於,它從一開始就交托給菲爾·羅德、克裏斯托弗·米勒和一群藝術家來製作。他們提出了冒險而珍貴的想法,投入所有的才華和想法,以及一些受漫威漫畫啟發的調味品,製成最美味的佳餚,以供您在紙盤或上等瓷器上享用。沒有餐廳曾經供應過這類佳餚。

並且,我們有三個導演:鮑勃·佩爾西凱蒂、彼得·拉姆齊和羅德尼·羅斯曼,來一起煲這碗飯。即使在那時,對於影片大部分的製作,他們總是擔心自己是否擁有為之加入了正確的成分,是否擁有最佳的成功秘方。

根據佩爾西凱蒂,整個製片過程中,他們一直懷疑這個專案的可行性。“大約一年半的時間,”他笑著分享了團隊確定電影獨特故事和視效可行性的時間,“發佈第一個預告片時,我們唯一製作的就是你在第一個預告片中看到的內容。如果你退後一步看看那段時間,從首個預告片發行到我們最後製作的電影成品,你會看到其中的巨大進步。我們擁有一個飽含情感的人類故事、一個非常風格化的世界和一批優秀的配音演員,他們擁有優秀的表演。但是,我們真的很努力想出一種語言,讓我們的角色能夠表現力十足,而且視覺效果也很好,以支持邁爾斯故事的微妙和重量。我們真的把自己畫成了一個角落,一個美妙的角落,但仍然,我們必須迅速解決它。我們並沒有很容易的成功。很難讓一個不戴面具的角色的長相、移動方式和說話方式都正確。”

某個看似簡單的場景融合了各種創意元素,讓導演們獲得了信心。“我們的創造性大多運用於第一組片段,那部分擁有真正精彩的表演,”拉姆齊說道,“在去學校的車上,當我們錄製邁爾斯和他父親之間的對話,為布萊恩·泰裏·亨利(為Jefferson Davis配音)和沙美克·摩爾(為邁爾斯配音)錄音時,我們說,‘噢,這材料很棒!’我們在亞特蘭大同時為他們錄製,他們的表演非常精彩。當我們開始剪輯和製作動畫時,我們真正開始在那個片段中構建角色,最後終於成功了。”

羅斯曼從一開始就致力於從他們的風格化視覺中找到一個可實施的視覺元素組合。“很早以前,我們就知道了我們想要融入的元素,”他解釋道,“我們都喜歡並想在螢幕上嘗試蝙蝠俠風格的音效文字,想要展現人物的內心想法,想在某些領域嘗試漫畫小組化,以強調故事中的關鍵時刻。擁有了這個元素菜單,就只剩下該在哪里以及如何使用它們的問題。”

“重要的是要在故事中找到某些時刻,使那些元素起輔助作用或出人意料,而不是噱頭,”佩爾西凱蒂補充道,“因為我們最好不要使用噱頭。噱頭不會起作用,除非它能有機融入,成為故事的一部分並表達角色的情感和經歷。這種哲學最終引導著我們。因為有太多耍花招的元素、大量故事情節和可移動的部分,我們努力確保一切都恰當融合在一起。隨著影片製作的進展,事情發生了變化。最終,這部電影經歷了每部動畫電影都會經歷的迭代過程,就像20年代那樣!”

“請記住,這部電影本質上是關於邁爾斯·莫拉萊斯的一個故事,有關於一個在布魯克林的13歲孩子,以及他的媽媽、爸爸和叔叔,”羅斯曼繼續道,“這是這部電影的核心。邁爾斯是一個非常活潑、聰明、富有創造力的孩子,內心情感很豐富。他正處於生命的關鍵時刻,試圖弄清楚自己是誰以及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並且,很多事情在他內心發生,他變得很內斂,沒有直接表達自己的感受。所以邁爾斯及其家人的故事推動了影片中很多視覺材料的出現。我們正在嘗試不同風格的動畫以表達邁爾斯的內心。舉個例子,電影開頭會告訴你,這是一個有關蜘蛛俠的故事,你會看到許多思想氣球和時髦的動畫。但接下來的20分鐘,我們以相對自然緩和的方式講述了邁爾斯的故事時,儘管我們仍然在以某些極端方式使用動畫和顏色。然後,當邁爾斯被蜘蛛咬傷,一切都開始變得更加風格化了。這是我們給自己制定的規則,邁爾斯被蜘蛛咬傷後,才會越過那個視覺門檻。然後,我們會嘗試講述更細緻的故事,當他表達情緒或正在經歷的事情時,讓觀眾加入他。”

導演不想僅僅為了時尚而精心製作這部影片,於是使用風格化的元素來推動故事情節發展。“我們嘗試了很多東西,但最終,也刪去了很多東西,”拉姆齊指出,“我們剔除了那些讓我們沒有任何感覺的東西。剩下的能夠正確傳達人物的情緒。”

通過結合三人組合和“分而治之”的舊方法,三位導演根據自己的個人優勢,開始了團隊合作。“我的合同顯示我一周只能工作三天,”佩爾西凱蒂開玩笑說。“哦,我們開玩笑,”羅斯曼補充道,“聽起來仿佛三位導演無法合作制作這部影片,但我們真的實現了創意性合作,”佩爾西凱蒂繼續說道,“如果我們三個沒有合作,這部電影就不會是今天的電影。它不可能完成。”

“我們確實有各自的專業領域,”拉姆齊指出,“我曾導演一部電影,曾執導動畫,鮑勃是一位訓練有素的動畫師,所以這個領域我們都有涉獵。但是日程表和工作任務意味著在製片開始幾個月後,我們不得不分工:我進入第三幕的故事板,而鮑勃則為電影的大部分內容製作動畫。羅德尼已經與菲爾·羅德和Chris Miller合作多年,編寫喜劇、撰寫劇本草稿,但他最終會參加藝術部門會議,發表數字評論。我們都為演員進行了錄音,按需要做了一切。在剪輯時,我們收集了所有材料,對它們進行審查、辯論、討論,然後一次又一次地進行更新和改變。”

“我們還會爭辯。”羅斯曼笑著說,“我們會先合作,然後分工,撲滅我們需要解決的任何火災。但合作的前提是,從一開始,我們就有了一個非常清晰和一致的願景。多虧菲爾·羅德所做的最初工作、試圖表現的精神以及劇本的最初草稿,它使我們明白故事的走向,因此我們才能在一起合作。”

他們相信自己能夠創造出獨特的作品,但是偶爾也懷疑他們是否能夠成功在螢幕上表現出這種獨特。“從一開始,人們都認識到我們正製作的作品擁有巨大的潛力,”佩爾西凱蒂總結道,“我們都相信會製作出一些獨特的東西,但不確定是否它是否能成功。但正是這種感覺使我們產生共鳴,不只是我們幾個,還有劇組裏其他數百名個人。你知道,如果你覺得自己可能會製作一些特別的東西,人們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聯合起來,獻出自己的一份力,來使作品取得成功。”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