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伯德攜超能的《超人總動員》強勢回歸動畫市場 《超人總動員2》

作者:唐·薩托 | 2018年6月11日星期一

原稿鏈接:

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brad-bird-makes-heroic-return-animation-incredible-incredibles-2

這位兩次奧斯卡獎得主製作了皮克斯動畫工作室2004年大作的續集,延續了觀眾最喜愛的超級英雄家族的探險故事。

皮克斯動畫工作室創造的最受喜愛的“超人”家族,巴氏家族,隨《超人總動員2》的發行再次衝擊螢幕。《超人總動員2》是導演布拉德·伯德對他2004年奧斯卡獲獎超級英雄歷險動畫電影《超人總動員》的續集。《超人總動員2》將在美國的劇院裏上映,並於6月15日在法國阿訥西首映。小浣熊的日子將變得不太好過。

2004年以來,皮克斯動畫工作室和整個動畫產業變化很大。2004年,超能先生巴鲍勃、弹力女超人巴荷莉、金钟罩巴小倩、“飞毛腿”巴小飞和“超級寶寶”巴小杰頭一次使用他們的超人類能力和典型人類弱點驚豔了全世界的觀眾。對於初學者來說,這個工作室現在是華特·迪士尼公司的一部分,而不再是定義了電腦繪圖動畫產業的顯赫勢力。此外,這個工作室現在又一次成了导演布拉德·伯德安德鲁·斯坦顿的府邸(曾执导《海底总动员》和《海底总动员2:多莉去哪儿》)。他們二位都在離開皮克斯前往充滿光鮮實景世界的大城市後返回來創作和執導大獲成功的動畫電影的續集。

家庭的力量

第一部《海底總動員》電影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歸功於伯德在20年前的一個驚喜片刻,很久以後他才成為皮克斯公司的第一任外聘導演。“當我最初萌生這個想法,”他回憶說,“我去了一個動漫書店,想著,我要想出一個新的超能力。”半小時後,我明白了,每一種力量都曾被某些人擁有過。在某些地方。每件事都已被做過。那時我才意識到,我對超能力並不是特別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擁有一個家庭且因此而有理由去隱藏超能力的點子。”

每一個聽聞伯德想法的人都覺得,他的洞見是合理的,並造就了皮克斯動畫電影公司有史以來首映週末票房最高紀錄。

14年以後,《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恰好延續了第一部的結尾,這一延續也是源於伯德對於人物間人際關係的興趣。“我原來想以每個人物做事的方式來給他們規定年齡。但緊接著我想,‘不,那可太沒意思了。’”如果人物變老,帕爾家族將急劇變化。我對一個大學年齡的傑克不感興趣。如果每個人定位自己的話,這會變得更加標誌性。當時我正在看《辛普森一家》的前面8季,這種方法對於他們正好適用。因此我就學了這點。”

伯德也解釋道,兩部影片之間間隔的時間較長,是因為他想要等到他有合適的故事講的時候再發行製作電影。“實際上,影片的續集往往能夠帶來巨大的收益。商界流傳一句俗語:‘假如你不做個新的生意,你就是把錢剩在了桌上。’這就好比,上帝啊,桌上那些錢並不足以成為我早上起床的動力,做出一些100年後人們仍能享用的東西才是使我起床的動力。”

娛樂的使命

儘管這部新電影繼續探討第一部電影裏的關鍵主題,最終它的關注點仍在於娛樂,才使得觀眾有興趣看電影,而不是製造一些說辭。

“我們再一次探討了男人和女人的角色、男人承擔父親角色的重要性、女人通過工作來表達自我的重要性、以及女人和男人同等重要。”伯德說。“有些人覺得為人父母很難,認為成為父母是頗具英雄性的壯舉。這些想法都體現在這部電影裏。我並不想說,我製作這部電影是為了推進會議的議程。它更像是,你創造出一些東西,既有趣,又富有娛樂性,與此同時還有一些空間能夠安放一些想法,從而為影片增加一些維度。”

“第一部影片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使人們盡情娛樂。第二件事就是,‘哦,我們有一些別的想要評論的事情,而其中之一就是男人和女人、父親和母親、青少年如何看待世界、中年危機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因此,影片中隱藏了許多這樣的事情。但是,如果我從這些事情裏挑選其一,然後說,這部電影是關於那樣東西,那麼它就不會給你提供一個精准的畫面。它會使電影看起來好像是,我們在做西藍花,不是甜品。”

鎖定這個故事

這部影片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處理影片發行日期的重大變化。當《超人總動員2》和《玩具總動員4》交換發行日期時,有一整年的時間被迫從製片時間表上移除。伯德以前曾處理過這樣易帶來擾亂的變化。

“第一部《超人總動員》本應在《汽車總動員》之後發行,”他回憶道。“本應是《海底總動員》、《汽車總動員》,然後才是《超人總動員》。我們這兩部出產得比《汽車總動員》更早些,因此我們將發行時間提前。同樣的情況在《玩具總動員4》發行時也出現過。”

2005年,當簡·皮克瓦離開生產線,伯德執導《美食總動員》時,他還處理過一個高度緊張的製片時間表。“當我參與進去,”他說,“在我開始製片和完成製片之間隔了超過一年半的時間。並且我們在之前所有影片版本裏只保留了兩行對話和兩個鏡頭。因此這就好像在一列火車前面奔跑,最後躺倒在鐵路上,就像華萊士和格勒米特。”

但是這個緊張的時間表也促使伯德在製片過程中,比一般皮克斯電影更早地鎖定和集中故事的核心要素。“我們在影片中談論許多原本會更晚談論的東西。這並不是一個令人舒服或常規的工作方式,因為你有時不得不早早地過度討論一些東西。但它也增進了每個人對影片的理解。然後,隨著片中時間推進,情節也發展地更加迅疾。”

最後,對於伯德來說,當他看見一個敬業又積極的團隊能在他的指導下完成這樣一部和《超人總動員2》在視覺效果和敘述方式上同樣精巧的傑作,那麼他在製片過程中所面臨的挑戰,就是值得的。“任何一部有野心的電影都要承擔背後製作的痛苦。它隨著領地的到來而一起到來。因此,在這類電影中,我認為,在講述一個故事的過程中,你得到了緩解痛苦的快樂和慰藉。假如你能這麼做的話,這對於你的觀眾來說就不會是一種消極的體驗。聽著,特別好的電影,它的背後都有特別痛苦的工作人員,在製片過程中經歷著一段可怕的時光。在艱難的攝影過程中,有著無窮無盡的故事,它們最終造就了好電影。”

“但是,我想大家都同意,我們希望工作人員能在製片的過程中感到快樂。因而,我們重視開發每一個人的才能。我們試圖保持開放對話的模式,因而假如有人覺得事情不太妙,他們可以有辦法說出來。並且每個人都覺得在這部影片中被投資。這是他們的電影。鮮少有人談論過士氣這個東西,可它對整部影片的預算都有著巨大的影響。如果士氣充足,你對影片投入每一美元,都會收穫3美元的價值。然而假如士氣不足,你每投入1美元,就只能得到25美分的價值。這一切都體現在了螢幕上。”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