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視效人才在#MeToo時代慶祝國際婦女節

這個多元化團隊由九名在比可蒙多特效公司工作的創意領域專業女性組成。她們分享了,在這個男性主導的行業中,自己的職業發展道路、努力工作的動力,以及對這個行業的見解。

作者:Dan Sarto | 2019年3月8日星期五

翻譯:Turing

原稿鏈接:https://www.awn.com/vfxworld/female-vfx-talents-celebrate-international-womens-day-age-metoo

為慶祝國際婦女節,AWN很高興與讀者分享9位女性的故事。她們都是視效專業人士,都在國際視覺設計和特效工作室Pixomondo工作,都在娛樂行業競爭激烈的部門表現出色。歷史上,不論在創意製作,還是在創意領導方面,這個部門一直由男性主導。

視效製作是令人疲倦、艱苦的工作,是衝刺、馬拉松和拔河比賽的組合。需要格外注意細節,跑在最後期限前,得到微薄的利潤……這還算是比較好的情況了。要在這條路上長跑,需要耐心、堅持和奉獻。尤其對於女性。

在與動畫和視效領域工作的女性交流時,您會感覺到,儘管該行業顯著地為女性增加了工作崗位數量,同時也為她們提供了更多決策的角色,它還遠遠未消除各級勞動的性別偏見,更不用說工作場所的安全問題以及各種形式的偏見和騷擾。現在普遍的看法是:“情況比過去好多了。但是,還要做很多事情。“人們使用專業知識創造了各種令人驚嘆、感人和有趣的圖像,但這並沒有使該行業免受醜陋的#MeToo時刻的影響。這些領域的圖像並不總是閃光明亮。

這方面的數字統計也令人沮喪。根據“女性動畫人”組織(WIA)的觀點,動畫和藝術學校學生超過60%是女性,而女性僅負責20%的創意工作。到2025年,WIA正在積極擴大影響,鼓勵和引領行業變革,以解決正面嚴重的性別不平等問題,其明確的組織目標是在就業市場上達到50/50性別平等,這表明他們有信念和勇氣面臨艱難戰鬥。雖然有很多原因導致從事動畫和視效工作的女性減少,但主要因素是歷史上這個行業欠缺包容性,以及女性對自己不受歡迎的恐懼。

作為業界領先的創意工作室之一,Pixomondo擁有多元的業務範圍,包括電影、電視劇、遊戲,主題娛樂、視效預覽和虛擬現實,以及創新原創概念的開發和創作。它因其在《權利的遊戲》中的工作獲得了三項艾美獎,並因在馬丁·斯科塞斯的電影《雨果》中的視效工作獲得了奧斯卡獎。該公司總部位於洛杉磯,在六個城市設有分部:加拿大的多倫多和溫哥華、德國的法蘭克福和斯圖加特,以及中國的北京和上海。

Pixomondo的首席運營官Sara Mustafa說,“就我們的招聘流程而言,Pixomondo一直是性別中立的。我們不給女性特殊待遇,但給予他們公平待遇!這就是每個女性所追求的,在男性佔主導地位的行業中擁有公平的機會。我們在工作室也有女性導師和榜樣,並參加“視效和媒介中的女性”等活動。我們相信,對於我們所有的藝術家(特別是女性藝術家)來說,發展和拓展他們的才能非常重要。

參與本次活動的是來自該工作室的九名女性。她們自願分享自己的歷史、動力和見解:

Adela Baborova,視效製作助理(溫哥華)

Jennifer Friedman,視效預覽藝術家和動畫師(洛杉磯)

Jenne Guerra,製片 / 視效主管(溫哥華)負責人

DivyaGupta,合成師(洛杉磯)

TriciaKim,跟踪藝術主管(多倫多)

Stella Ying Li,執行製片人(北京)

Gayle Munro,視效製作(溫哥華)

Kristin Patterson,視效製作(多倫多)

AnnaSeidl,視效/ VR製作(斯圖加特)

Adela Baborova

儘管在工作室的角色與個人背景各不相同,但作為視效專業人士,他們都對視覺娛樂有著共同的熱情,與其他優秀藝術家合作,致力於不斷學習和個人發展。

在描述合成師的職責時,Gupta 指出,“在視效工作室製作好鏡頭之前,我是最後一個接觸鏡頭的人。我將各種元素(如真人動畫片段、計算機生成的素材、效果和藝術家演繹)整合到一個視頻中。成品彷彿將現實與虛幻相結合。”

對於Friedman來說,作為一名預覽藝術家和動畫師意味著她通過相機和角色動畫,繪製構圖、鏡頭,並設置角色位置和動作,來實現電影敘事的可視化。 “我喜歡與創意團隊的成員合作,以完成視覺預覽過程,”她解釋道,“參與電影早期製作既具有挑戰性又令人興奮,因為可以充分發揮創造力。”

Jennifer Friedman

Li 透露,她的工作需要優秀的觀察和溝通能力。 “作為執行製片人,您必須通過與行業人士的密切互動深入了解市場。觀察市場趨勢有助於我更好地判斷如何滿足客戶的需求。我還必須與團隊保持溝通,以解決問題,並為市場做好準備。“

Kim說,動作匹配主管需要“有翻譯、旋轉和規模的感覺,並要有“耐心”。她已經開發出“關於物理相機和鏡頭的知識,對2D和3D環境有了充分理解,並了解了其他部門對於我們的CG攝像機和虛擬機的使用方式的重要性。 ”

作為製片主管和視效製作人,Guerra不僅監督項目,還參與工作室的招標和業務開發工作。 “我確保團隊明確工作內容及規定的完成時間,”她說,“我還確保所有設施部門都了解製片的要求……例如,磁盤空間和渲染。但我也和視效主管合作,進行投標,發展新的客戶關係,並維持現有的關係。

Jenne Guerra

根據視效製作人Munro的說法,她的工作有關於“與客戶合作,確定雙方都滿意的鏡頭製作費用。我與節目的製作團隊一起,確保在截止日期前完成任務,我們只在電影/劇集中製作活動鏡頭。”“最重要的是,”她繼續說道,“我還與視效主管合作確保我們最終拿出優秀的作品。”

作為視效製作人,Patterson的工作重點是確保項目順利進行。 “我與客戶聯繫以獲取我們需要的東西,解決衝突,確保日程安排準確,並確保我們有員工可以製作某個特定鏡頭。總之,我的工作就是確保團隊正確高效地完成鏡頭製作,”她分享道。

對於VR和視效製作人Seidl來說,她的工作結合了她最喜歡的製作過程。 “我喜歡縱覽全局,關心優秀的創意人才,接管責任,控制製作流程,並提供服務。”

Baborova,視效製作助理,負責“在項目出現問題時,競標新鏡頭或提出不同的解決方案”,她還“在會話和會議中發揮領導作用,確保人們保持正軌並專注於目標,以及通過項目分析完成鏡頭製作所需的資源。”

Divya Gupta

這些女性故事的另一個共同點是,在職業生涯的每一步中,她們都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精力和注意力,盡可能多地向他人和項目學習。她們不斷應用新的見解和技能,從而過渡到更具挑戰性、責任也更大的角色。

Patterson的例子尤其說明了這一點。她從事視效工作已有七年,最初是作為攝影助理,了解視效製作流程以及項目的運作方式。一年後,她計劃拍攝一部電影,開始從事更多電影製作方面的工作。 “在三年前加入Pixomondo之前,我花了兩年時間製作電影,”她解釋道,“我學到了很多知識,關於項目管理、客戶互動以及視效在電影製作流程中的地位。”

Tricia Kim

正規教育也在許多人的職業生涯中發揮了作用。像她的一些同事一樣,Baborova起初就讀於學校,後來才進入視效製作領域。 “我在高中和大學學習了電影製作,”她指出,“畢業後,我在一家小型製作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教育和網絡對我事業起步至關重要。”Friedman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我獲得了藝術專業的學士學位,然後又回到學校開始從事視效工作,”她說,“這需要很大的決心,努力工作,建立聯結,與其他有相似興趣的創意人員聚集在一起。”

Stella Ying Li

Guerra起初也在學校學習,後來才冒險進入視效領域。 “我在大學學習過CG動畫和媒體,”她分享道,“在來到洛杉磯走這條道路之後,我意識到自己並不像業內專業人士那麼有才華。我決定轉向​​電影製作,發現它更適合我,使我得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才智。”

Seidl也很早意識到她更適合製作管理。 “在17歲時,我開始學習電影和預告片剪輯,”她解釋說,“然後我進入了一家小公司,它主要開展戶外運動領域的業務。由於公司規模很小,需要人手,所以我主要負責攝影。就在那時,我意識到有些人能夠比我做得更好,並對這項工作更有熱情。但我不想離開這個工作領域;我只是不想再“積極地”工作了。我喜歡協調周圍的攝影團隊並與客戶一起在現場觀看,就這樣我成了商業廣告和預告片製作人。最後,我作為協調員加入了一家視效公司,從第一天起就對這份工作非常滿意。富有創意的伙伴、辦公環境、苛刻的客戶、緊張的日程——這就是我理想的地方!

與動畫或視效領域的任何女性交談,特別是在行政和決策職位上的女性,她們會告訴您,要實現性別平等,就要讓更多在該行業工作的女性擔任引領性角色,為學生和年輕專業人士提供指導和支持。

Gayle Munro

通過以身作則,分享專業知識和看法,她們向年輕女性證明了從事娛樂行業的工作是現實可行的。 Patterson 強調了這種做法的重要性,並指出她直接受益於這種指導和支持。 “我對業內年輕女性的建議是,找到一位你尊重的,並且與你未來職業道路一致的女性,讓她們教會你如何尊重自己,”她說,“在洛杉磯與三位才華橫溢的女性合作時,我是一名協調員,她們教了我很多。

他們對我的表現進行瞭如實反饋,向我展示了新的技能和做事方式,以及為自己和團隊中的女性發聲的驚人例子。他們告訴我,我的觀點很重要,從那以後我每天都會回想起這句話。 “Munro補充道,重要的是要充分利用自己的現實處境,並向身邊的人學習。 “對於行業內的年輕專業人士,始終保持開放的心態,並傾聽周圍的人……你應該在自己的學習中利用他們的豐富經驗! ”

Kristin Patterson

在描述自己的工作,並為已經從事動畫和視效工作或正在考慮這類職業的女性提供建議時,Gupta說出了自己所有同事的心聲。正是這種感情每天推動著他們努力工作。她說:“在這份工作中,我是一名偵探、一名發明家、一名講故事的人和一名藝術家。”

“我精心組裝每一個鏡頭,就像把各個元素結合在一起的拼圖遊戲,讓觀眾相信我創作的東西是真實的。每個鏡頭都講述了一個故事,在其中,我創造了不同的環境,帶著角色前往不同的世界。在某種程度上,你正在變魔術,因為很難說清楚作品是如何完成的,這對我來說很有吸引力。“
“要在這個行業成功,努力工作至關重要,”她繼續說道,“許多項目都有嚴格的時間表,務必要專注於這項任務。此外,還要奮力學習新方法和工具。不要害怕嘗試新事物並表達自己,”Seidl同意,並補充說,“保持專注,但別把自己逼得太緊。工作應為了自己而做,而不是為了獲得榮譽。正是由於業內人士(男性和女性)的激情和奉獻,這個行業才得以生存。因此,做你自己吧。“

Anna Seidl
Li提到,如果你沒有得到想要的結果,也不要沮喪。 “耐心點。如果你因沒有達到為自己設定的目標而感到沮喪,那並不意味著你做錯了什麼,或者你應該改變自己做的事情。請耐心等待,直到機會來臨。”“至於Kim,喜歡你做的事情很重要。努力去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她說,“不斷學習知識,了解最新的創新趨勢,隨時做好準備,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未來會有什麼。行業必將為女性提供更多空間!”
Guerra最後提出的建議有關女性在生活的許多方面經常面臨的問題:不僅要讓別人聽到自己的聲音,而且要在討論中發揮同等作用,而不必擔心被輕視、貶低或簡單忽略。 “不要覺得你的問題或意見無關緊要。挑戰自己,不斷學習並選擇承擔更多責任,”Friedman同意,“保持積極性、野心和靈感,”她補充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恐懼、優勢和劣勢,要保持堅定。這個行業有這麼多優秀女性,我鼓勵和欽佩她們。”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