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维斯·奈特讲述《大黄蜂》——第一部分

派拉蒙影业为《变形金刚》科幻动作冒险系列制作了新电影《大黄蜂》。在AWN采访的第一部分,该片导演讲述了这部影片中的爱、同理心以及情感联系。

作者:Johannes Wolters | 2018年12月27日星期四

翻译:Turing

原稿链接:https://www.awn.com/vfxworld/travis-knight-takes-flight-bumblebee-part-1

一方面,由莱卡工作室CEO特拉维斯·奈特掌舵派拉蒙“变形金刚”宇宙的衍生电影《大黄蜂》,这对许多人而言难以接受。毕竟,《魔弦传说》和《盒子怪》这类充满手工木偶的定格动画片与疯狂且势不可挡的动作世界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在迈克尔·贝执导的前五部电影中,擎天柱、威震天和其他几十个劫掠汽车人对地球造成了严重破坏。

除了最初的《变形金刚》(2007)和现在的《大黄蜂》,该系列中的其他四部电影都遭到了评论家们的讥讽,他们认为其中的故事娱乐性强却缺乏深度。然而,它们却赚足了票房——变形金刚系列电影全球票房超过40亿美元。工作室制作人员大都理解这些数字的含义。

另一方面,定格动画导演奈特又非常适合执导这样一部“大”真人CG电影。他善于使用许多相同电影的制作工具、技巧和技术,以一种严格的制片方式来逐帧讲述一个故事,表现每一个场景以及一些“新”事物。《大黄蜂》与该系列的前作截然不同,本质上是一个情感故事。它讲述了正遭遇人生瓶颈的少女与饱经摧残的变形外星机器人发展了一种特别的关系,与此同时这个机器人也在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

德国记者Johannes Wolters最近在柏林与奈特谈论了这部电影。

Johannes Wolters:你认为这部电影的核心是什么?
Travis Knight:从根本和本质上说,《大黄蜂》是一部关于爱情和同理心的电影,有关于连接、人际关系、关系剥夺对我们造成的影响,以及一段有意义的关系会如何从根本上改变生活。这是故事的核心所在。大黄蜂降临在陌生土地上,发现了自己对人类的情感,他与那个女孩的联系给了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有关于他如何从表面和本质上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而这个来自破碎家庭的破碎女孩通过与这个生物的关系使自己变得完整。他们找到了对方,并使对方完整。我认为这其中蕴含着美丽和真理,这正是我的电影想要传达的!

JW:对我而言,《变形金刚》系列电影一直是不含情感的技术型电影。现在,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关心的其中一个人。他有心脏和灵魂,这块冰冷的金属拥有了一颗柔软的心。
TK:它甚至不是一块金属,甚至都不存在。它只是从计算机中蹦出来的数字。电影起初类似于魔术表演,很多早期的电影制作人都是像乔治·梅里爱这样的舞台魔术师。所以,电影与魔术很有渊源。

如果你能在电影中变魔术,让观众认为这个东西不仅真实,而且还活着!它有思想和感情,尽管实际上它从未存在过!它是计算机中存在的虚拟物体。如果你能让观众认为它活着,并且与之产生情感链接,与我而言这就是魔术。
作为一名动画师,这就是我一直试图做的事情。我利用自己的观察、经验、思想和感受,以某种方式为这个角色注入生命。当观众与这个被你赋予生命的东西产生了联结,它就成功了。

JW:作为前动画师……

TK才不是前动画师!我一直都是动画师!
JW:这是否意味着你会永远将自己视为动画师而不是重要导演或制作人?

TK:是的。我就是做这个入行的!它流淌在我的血液中。我将永远制作动画!直到我的手无法工作!绝对!(看着他的手)他们现在仍然非常敏捷!
JW: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制作定格动画片。我很佩服你有耐心制作这类电影。换做是我,我会很抓狂。但《大黄蜂》中有一些角色可以自己走路和说话,这对你来说一定非常有趣和特别。
TK:是的。这很有趣。制作这部影片在很多方面都与以往不同,但是从一类电影到另一类电影的制作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制作定格动画电影的许多手段和流程都被复制到真人影片的制作。当然,定格动画的制作要慢得多,规模也更小。演员说自己不仅仅是硅和钢的样品。但在定格动画中有相当多的自发性,动画师需要井井有条、考虑周全。但当你创作时,会遇到一个问题,剧情的发展并不如你所愿。你必须为它掌舵。定格动画包含即兴创作的成分,但真人影片在这方面更甚,因为你要处理各种角色的个性和情绪……

JW:《达菲鸭》中的达菲鸭喊道:“给我一个特写,给我一个特写!”

TK:[偷笑]没人这么说过!我指的是要灵活改变天气、太阳以及周围变化的事物。你必须灵活,能够根据现实情况调整剧情。对我而言,拍摄《大黄蜂》就像拍摄一部定格动画片。我制定了非常严谨的计划。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事情并没有完全按你想象的发展,所以你必须调整它。
JW:你之前曾使用CGI大大增强了定格动画的表现力,制作了混合类型电影。 现在,你又用CGI制作了一部真人电影……
TK:这是一种另一种混合类型电影!
JW:是吗?
TK:是的!定格动画等同于真人电影加CG,而这正是我之前所做的。2D动画也是如此。而这部电影是真人电影加CG和一点2D。它也属于这个范畴,只是真人部分与我之前做的不同。

JW:你能用定格动画制作《大黄蜂》吗?
TK:如果那样,我现在都还未完成制作。用定格动画制作《大黄蜂》会耗时很久,但效果会非常酷炫……

JW:他们为何让你执导这部电影?
TK: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你该去问问派拉蒙的领导们,为什么他们想与我合作。因为我完全不知道那个宇宙中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们忽然联系我,说想跟我谈一部变形金刚系列新电影。我当时想,“你在开玩笑吧!我?这不可能!”他们为什么要我执导变形金刚电影?
电影制作人迈克尔·贝与我截然不同。他是一位很厉害的电影造型师。但我制作了一部非常特别的《变形金刚》电影。当时他们与我进行了一番谈判。我想自己从未做过这类电影。所以当我和他们坐下来时,我坦言,“无论如何……我想要制作一部这样的电影。”我期望他们可以让我保持自己的制作方式。当他们在一两天后打电话给我并告诉他们想让我来制作这部电影时,我惊呆了。他们竟然会愿意制作一部这样的电影。

JW:你认为他们为何选择了你?
TK: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可能永远无法回答。简单来说,可能是派拉蒙的制片人在《魔弦传说》中看到了有趣的东西,这表明他们对视觉效果、复杂视觉图象和动作以及情感都有一定的了解。我觉得他们想尝试在《变形金刚》系列电影中加入这种内容。所以,当我们谈判时,我直言,“好吧,如果你想制作一部变形金刚电影,这就是我要制作的电影。”我清楚地阐释了自己的制片方式。但我认为,由于我曾制作《魔弦传说》,并在莱卡有多年工作经验,他们相信我可以拿下这部电影。

JW:你告诉他们这部电影该如何制作?
TK:这部电影需要回归初心。我在80年代长大,第一次观看变形金刚时觉得它们非常奇妙和酷炫。他们传达了这样的想法,即你周围的每个物体都有内在的生命。这是一种酷炫又“童真”的想法。所以,我想如同安培林电影般,通过技术和情感来讲述那个时代的电影和故事。但其实在本质上,我想真正影响观众,想给他们讲述一个情感故事。我想起自己曾经制作的电影、童年时深深影响我的电影,里面蕴含的那种在我长大后仍影响我的东西。这类电影让我思考和感悟。

JW:电影最关键的就是前15分钟,你把它做得很精彩。这部影片在塞伯坦开场,出现了孩子梦寐以求的有关《变形金刚》的一切:风景、打斗、不可思议的宏大场面。然后,剧情忽然开始反转,你砍掉了树木和森林。我认为这主意很妙,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TK:谢谢!这正是我的想法!我希望以此对《变形金刚》电影进行升华。从塞伯坦开始,出现那些经典造型的角色,他们的轮廓被简化,拥有易于模仿的酷炫动作。但是紧接着我们开始发生反转。

尽管从根本上说它不涉及情节内容,但它推动了剧情发展,使我们进入故事。它符合《变形金刚》系列之前的设定,现在又朝新方向发展。我们看到它发生了转变。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观看这个神奇的动作世界,其中充满了动作、爆炸以及酷炫的变形和打斗。本质上,我们在讲述大黄蜂的起源以及他与这个女孩的关系。我们给观众透露了一些故事背景,然后让剧情朝不同的方向推进。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