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a特效师:“阿丽塔”代表目前最先进的表演捕捉程度

表演捕捉”(performance-capture)是“动作捕捉”(motion-capture)的进阶版,两者经常在当下的电影制作中同时使用。“动作捕捉”基本用于演员肢体或者道具的运动捕捉,而“表演捕捉”则适用于富含更多细节和信息的面部表情、手指动作等等。

早期强调肢体动作的动作捕捉(图片来源:youtube)

 

从我们熟知的《指环王》中的咕噜姆《猩球崛起》中的凯撒,从《阿凡达》中的纳美人到漫威的超级英雄,我们看到大银幕上的CG角色具有越来越丰富与精细的表达。进入21世纪后,所谓的“视效大片”,大致都采用了这种电影拍摄方式,电影观众们见证了这项技术从开始兴起逐渐走向成熟。

安迪·瑟金斯饰演新版《猩球崛起》中的凯撒,更加偏重面部表情的表演捕捉(图片来源:geekyrant)

 

而这背后不可或缺的功臣之一,便是位于新西兰米拉玛市的Weta Digital。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系列和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让这个概念与这家公司“出了圈”:不仅是电影行业人士,连普罗大众都对它有所耳闻。而很快,我们将会看到它的最新成果,由卡梅隆监制、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导演的《阿丽塔:战斗天使》(以下简称“阿丽塔”)。

Weta Digital的logo是新西兰当地有名的无翅大蝗冬螽

 

“(从脸部表情而言)阿丽塔是目前我们最先进的一个。”Weta工作室动画主管Mike Cozens表示。“而且这是第一个类人类(humanoid)的角色。数字和真人实景同步,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之前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Weta工作室视效主管Eric Saindon在一旁补充道。

两人也贡献了一场精彩的大师班,左为Mike Cozens,右为Eric Saindon

 

有这样一些数据可以佐证:《阿凡达》用了1比特字节的数据空间,而“阿丽塔”是其四倍;“阿丽塔”的每个场景需要100个小时来渲染,所以总共用了5.5亿个 小时的渲染时间,《阿凡达》则用了1.5亿个小时。Weta工作室里三万台电脑轰轰地运转,蒸腾起来的热气甚至都局部改变了惠灵顿地区的气温。

Cozens和Saindon都是《阿凡达》视效团队的核心主创,此次造访北京,「豆瓣影人PRO」专程约了他们的专访,希望在“阿丽塔”上映之前,了解一番这一次他们将以什么样的方式为观众打开这个科幻世界。

 

“不要扮演机器人,做自己就好”

 

“阿丽塔”的艺术工作是从2005年开始的,卡梅隆的光风暴团队(Lightstorm Entertainment)创造了很多艺术概念和手稿图,直到2015年影片实际开拍。这个关于钢铁城和悬浮在半空中的撒冷之间,涉及权力抗争、身份认同、追寻梦想的赛博朋克科幻故事,正式拉开序幕。

赛博朋克质感十足的场景设定

 

Cozens详细地解释道:“阿丽塔由罗莎·萨拉查(Rosa Salazar)扮演。表演捕捉时需要演员穿上这样(有捕捉点)的演戏服,上面有一些反射的标记,在片场会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摄像机,这些摄像机有红外光,演出服接收到,再传回摄像机中,捕捉所有标志的位置和动作。之后把标志物和骨骼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CG模型,把演员的演出转为数字化。”

“阿丽塔”制作幕后(图片来源:joblo)

 

面部表情的表演捕捉和动作捕捉在本片中是同时进行的,这点被两人反复强调,一定要他同时捕捉,不能够分开来做。“身体的动作对脸部表情是有影响的,而我的心理感受也会对身体动作有影响。所以我们不断对两个进行同时捕捉。”Cozens介绍道。

而Saindon对演员的忠告是——尽量自然地表演。“在片场我们告诉演员的第一件事就是:尽情表演,做自己就好。艾德·斯克林(Ed Skrein)扮演萨曼,他是一个半人半机器的角色,他最初来到片场的时候,故意去表演一种机械感,我就跟他说:‘不要扮演一个赛博格。你就尽情地表演好了,赛博格这部分请放心地交给我们后期。’”这一原则提升了演员的整体表演质量,让特效不会成为表演的束缚。

艾德·斯克林扮演反派赛博格萨曼

 

“阿丽塔的虹膜里有830万个多边形”

 

《指环王2:双塔奇兵》是第一部采用现场实时捕捉系统的长片电影,大体上凭借动作捕捉,后期有大量动画师参与进来,对捕捉到的信息和影像进行处理。《阿凡达》开始向表演捕捉迈进,设备可以实现捕捉到更多数据信号,然而纳美人的外形和人类大相径庭,颀长身形、外星人化的五官,后期制作对演员表演的影响很大。

“而‘阿丽塔’,”Saindon说,“她和人类相似度很高,大量从罗莎身上获取的数据我们可以直接用于阿丽塔的塑造,除了她那双大眼睛和人类不太一样。”

在对这双大眼睛特写的时候,需要模拟真实的反射、折射光影,当光照进眼睛,可以看到里面所有的线条。咕噜姆的眼睛里只有250000个多边形,而阿丽塔的虹膜就有830万个多边形。即便面对第一支预告片后有些异议的反馈,卡梅隆仍坚持“把眼睛做大”。

诚然,这对大眼睛来自卡梅隆和罗德里格兹最初的概念设计,是人物特色的一部分,但当它们看着你的时候,会产生“恐怖谷”的效应吗?两人都摇摇头。“如果她让你感到不舒服,是因为有些地方不对,虽然静态剧照看起来没问题,不过角色一动起来,观众就会感到不对劲。不过这次我们能从罗莎身上得到足够的数据信息,能够精准地刻画出人物微小的表情和每一个细微的差别,可以避免这种感受。”Saindon说。当然,特效团队也花了不少时间修改瞳孔的大小、眼睛的间距、虹膜的位置,最终让阿丽塔自然地和其他角色站在一起。

“恐怖谷”效应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或非人类物体之感觉的假设理论,即当机器人和人类达到一定相似程度之后,任何细微的差别都会显得刺目,招致人的反感和恐怖(图片来源:youtube)

 

为了实现对面部表情尽可能真实的复刻,特效师们需要研究人的脸孔,诸如建造肌肉网络和脂肪组织、扫描牙齿和牙龈等。“一定要记住电影中我们使用的是罗莎本人的眼睛和嘴巴,这些细节非常重要,否则就给人感觉不够真实了。”Saindon告诉我们。阿丽塔面部肌肉的动作是尼特丽(《阿凡达》女主角)的三倍之多。她还有1000万根头发,全身的每个毛孔都被植入了绒毛,甚至脸上,所以在不同的光源下面会呈现不同的样态。电影导演和特效艺术家们死磕,Weta的特效师们尽最大可能满足卡梅隆和罗德里格兹拍摄CG人物面部大特写的需求。

 

钢铁之躯与血肉之躯

 

从目前预告片释出的片段来看,与阿丽塔并肩作战的除了人类,还有赛博格,人类皮肤的筋络组织与赛博格的金属外壳交织碰撞,“这种互动才是本片的最大卖点。”Saindon认真地告诉我们。“我们以前不太需要CG角色和真人互动,为数不多的前作比如《奇幻森林》运用了这种互动。”片中有一幕,阿丽塔抱起了一只小狗,并用手指抚摸毛茸茸的小狗,小狗舔舐着阿丽塔的脸部。Cozens告诉我们,狗的舌头保留了实拍,后面的部分由CG版替代。

另一场戏中,阿丽塔的特效手和雨果的人类手握在一起,对于特效而言,实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Saindon接着说道,“我们得让那只CG做出来的手,上面的细节和实拍的人类手相同,甚至更多。与此同时,我们也做了一只特效的雨果的手,从而确定互动时的打光和阴影,让最终呈现的互动完美无瑕。”

真人和CG人物之间的互动增加了特效的难度

 

而拍摄的时候,演员也不必再独自对着绿幕脑补画面。阿丽塔和雨果的扮演者可以面对面演戏,同时导演罗德里格兹也能同步实时地对表演做出指导。两种“肌肤”以假乱真、天衣无缝的接触和碰撞,本身就促成了一种电影的奇观之美。

杰基·厄尔·哈利(Jackie Earle Haley)在片中扮演一个超过两米的战争机器。“表演捕捉的好处是杰基和导演可以在监视器上立刻看到表演结果并作出调整。”Cozens表示,“同时,对于这个像一辆大车一样的赛博格,我们需要在后期制作中酌情增添重量感,以确保他的物理质感对于观者而言是正确的。所以最终的成果是由演员的表演和后期的增补综合作用而成。

杰基·厄尔·哈利饰演的“战争机器”Grewishka

 

“阿丽塔”的技术野心是让电影制作者忘却技术的存在,罗德里格兹不需要考虑这样的设计技术上是否可行,现场的实拍和数字化的工作是完全整合在一起的,拍摄和后期同步进行,提高了拍摄效率的同时,也提高了特效表演的水准。而最终的成果,特效师们希望观众也忘却特效的存在,如果他们相信阿丽塔是一个真实存在、有血有肉的人物,便是对特效成果最大的褒奖。

 

来源:豆瓣影人PRO

采访:文轩,撰稿:Tilda Li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