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a特效師:“阿麗塔”代表目前最先進的表演捕捉程度

“表演捕捉”(performance-capture)是“動作捕捉”(motion-capture)的進階版,兩者經常在當下的電影製作中同時使用。 “動作捕捉”基本用於演員肢體或者道具的運動捕捉,而“表演捕捉”則適用於富含更多細節和信息的面部表情、手指動作等等。

早期強調肢體動作的動作捕捉(圖片來源:youtube)

 

從我們熟知的《指環王》中的咕嚕姆到《猩球崛起》中的凱撒,從《阿凡達》中的納美人到漫威的超級英雄,我們看到大銀幕上的CG角色具有越來越豐富與精細的表達。進入21世紀後,所謂的“視效大片”,大致都採用了這種電影拍攝方式,電影觀眾們見證了這項技術從開始興起逐漸走向成熟。

安迪·瑟金斯飾演新版《猩球崛起》中的凱撒,更加偏重面部表情的表演捕捉(圖片來源:geekyrant)

 

而這背後不可或缺的功臣之一,便是位於新西蘭米拉瑪市的Weta Digital。彼得·傑克遜的“指環王”系列和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達》讓這個概念與這家公司“出了圈”:不僅是電影行業人士,連普羅大眾都對它有所耳聞。而很快,我們將會看到它的最新成果,由卡梅隆監製、羅伯特·羅德里格茲導演的《阿麗塔:戰鬥天使》(以下簡稱“阿麗塔”)。

Weta Digital的logo是新西蘭當地有名的無翅大蝗冬螽

 

“(從臉部表情而言)阿麗塔是目前我們最先進的一個。”Weta工作室動畫主管Mike Cozens表示。 “而且這是第一個類人類(humanoid)的角色。數字和真人實景同步,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之前沒有達到這樣的程度。”Weta工作室視效主管Eric Saindon在一旁補充道。

兩人也貢獻了一場精彩的大師班,左為Mike Cozens,右為Eric Saindon

 

有這樣一些數據可以佐證:《阿凡達》用了1比特字節的數據空間,而“阿麗塔”是其四倍;“阿麗塔”的每個場景需要100個小時來渲染,所以總共用了5.5億個小時的渲染時間,《阿凡達》則用了1.5億個小時。 Weta工作室里三萬台電腦轟轟地運轉,蒸騰起來的熱氣甚至都局部改變了惠靈頓地區的氣溫。

Cozens和Saindon都是《阿凡達》視效團隊的核心主創,此次造訪北京,「豆瓣影人PRO」專程約了他們的專訪,希望在“阿麗塔”上映之前,了解一番這一次他們將以什麼樣的方式為觀眾打開這個科幻世界。

 

“不要扮演機器人,做自己就好”

 

“阿麗塔”的藝術工作是從2005年開始的,卡梅隆的光風暴團隊(Lightstorm Entertainment)創造了很多藝術概念和手稿圖,直到2015年影片實際開拍。這個關於鋼鐵城和懸浮在半空中的撒冷之間,涉及權力抗爭、身份認同、追尋夢想的賽博朋克科幻故事,正式拉開序幕。

賽博朋克質感十足的場景設定

 

Cozens詳細地解釋道:“阿麗塔由羅莎·薩拉查(Rosa Salazar)扮演。表演捕捉時需要演員穿上這樣(有捕捉點)的演戲服,上面有一些反射的標記,在片場會有十幾個甚至幾十個攝像機,這些攝像機有紅外光,演出服接收到,再傳回攝像機中,捕捉所有標誌的位置和動作。之後把標誌物和骨骼連接在一起,組成一個CG模型,把演員的演出轉為數字化。”

“阿麗塔”製作幕後(圖片來源:joblo)

 

面部表情的表演捕捉和動作捕捉在本片中是同時進行的,這點被兩人反復強調,一定要他同時捕捉,不能夠分開來做。 “身體的動作對臉部表情是有影響的,而我的心理感受也會對身體動作有影響。所以我們不斷對兩個進行同時捕捉。”Cozens介紹道。

而Saindon對演員的忠告是——盡量自然地表演。 “在片場我們告訴演員的第一件事就是:盡情表演,做自己就好。艾德·斯克林(Ed Skrein)扮演薩曼,他是一個半人半機器的角色,他最初來到片場的時候,故意去表演一種機械感,我就跟他說:’不要扮演一個賽博格。你就盡情地表演好了,賽博格這部分請放心地交給我們後期。’”這一原則提升了演員的整體表演質量,讓特效不會成為表演的束縛。

艾德·斯克林扮演反派賽博格薩曼

 

“阿麗塔的虹膜裡有830萬個多邊形”

 

《指環王2:雙塔奇兵》是第一部採用現場實時捕捉系統的長片電影,大體上憑藉動作捕捉,後期有大量動畫師參與進來,對捕捉到的信息和影像進行處理。 《阿凡達》開始向表演捕捉邁進,設備可以實現捕捉到更多數據信號,然而納美人的外形和人類大相徑庭,頎長身形、外星人化的五官,後期製作對演員表演的影響很大。

“而’阿麗塔’,”Saindon說,“她和人類相似度很高,大量從羅莎身上獲取的數據我們可以直接用於阿麗塔的塑造,除了她那雙大眼睛和人類不太一樣。”

在對這雙大眼睛特寫的時候,需要模擬真實的反射、折射光影,當光照進眼睛,可以看到裡面所有的線條。咕嚕姆的眼睛裡只有250000個多邊形,而阿麗塔的虹膜就有830萬個多邊形。即便麵對第一支預告片後有些異議的反饋,卡梅隆仍堅持“把眼睛做大”。

誠然,這對大眼睛來自卡梅隆和羅德里格茲最初的概念設計,是人物特色的一部分,但當它們看著你的時候,會產生“恐怖谷”的效應嗎?兩人都搖搖頭。 “如果她讓你感到不舒服,是因為有些地方不對,雖然靜態劇照看起來沒問題,不過角色一動起來,觀眾就會感到不對勁。不過這次我們能從羅莎身上得到足夠的數據信息,能夠精準地刻畫出人物微小的表情和每一個細微的差別,可以避免這種感受。”Saindon說。當然,特效團隊也花了不少時間修改瞳孔的大小、眼睛的間距、虹膜的位置,最終讓阿麗塔自然地和其他角色站在一起。

“恐怖谷”效應是一個關於人類對機器人或非人類物體之感覺的假設理論,即當機器人和人類達到一定相似程度之後,任何細微的差別都會顯得刺目,招致人的反感和恐怖(圖片來源: youtube)

 

為了實現對面部表情盡可能真實的複刻,特效師們需要研究人的臉孔,諸如建造肌肉網絡和脂肪組織、掃描牙齒和牙齦等。 “一定要記住電影中我們使用的是羅莎本人的眼睛和嘴巴,這些細節非常重要,否則就給人感覺不夠真實了。”Saindon告訴我們。阿麗塔面部肌肉的動作是尼特麗(《阿凡達》女主角)的三倍之多。她還有1000萬根頭髮,全身的每個毛孔都被植入了絨毛,甚至臉上,所以在不同的光源下面會呈現不同的樣態。電影導演和特效藝術家們死磕,Weta的特效師們盡最大可能滿足卡梅隆和羅德里格茲拍攝CG人物面部大特寫的需求。

 

鋼鐵之軀與血肉之軀

 

從目前預告片釋出的片段來看,與阿麗塔並肩作戰的除了人類,還有賽博格,人類皮膚的筋絡組織與賽博格的金屬外殼交織碰撞,“這種互動才是本片的最大賣點。”Saindon認真地告訴我們。 “我們以前不太需要CG角色和真人互動,為數不多的前作比如《奇幻森林》運用了這種互動。”片中有一幕,阿麗塔抱起了一隻小狗,並用手指撫摸毛茸茸的小狗,小狗舔舐著阿麗塔的臉部。 Cozens告訴我們,狗的舌頭保留了實拍,後面的部分由CG版替代。

另一場戲中,阿麗塔的特效手和雨果的人類手握在一起,對於特效而言,實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Saindon接著說道,“我們得讓那隻CG做出來的手,上面的細節和實拍的人類手相同,甚至更多。與此同時,我們也做了一隻特效的雨果的手,從而確定互動時的打光和陰影,讓最終呈現的互動完美無瑕。”

真人和CG人物之間的互動增加了特效的難度

 

而拍攝的時候,演員也不必再獨自對著綠幕腦補畫面。阿麗塔和雨果的扮演者可以面對面演戲,同時導演羅德里格茲也能同步實時地對錶演做出指導。兩種“肌膚”以假亂真、天衣無縫的接觸和碰撞,本身就促成了一種電影的奇觀之美。

傑基·厄爾·哈利(Jackie Earle Haley)在片中扮演一個超過兩米的戰爭機器。 “表演捕捉的好處是傑基和導演可以在監視器上立刻看到表演結果並作出調整。”Cozens表示,“同時,對於這個像一輛大車一樣的賽博格,我們需要在後期製作中酌情增添重量感,以確保他的物理質感對於觀者而言是正確的。所以最終的成果是由演員的表演和後期的增補綜合作用而成。

傑基·厄爾·哈利飾演的“戰爭機器”Grewishka

 

“阿麗塔”的技術野心是讓電影製作者忘卻技術的存在,羅德里格茲不需要考慮這樣的設計技術上是否可行,現場的實拍和數字化的工作是完全整合在一起的,拍攝和後期同步進行,提高了拍攝效率的同時,也提高了特效表演的水準。而最終的成果,特效師們希望觀眾也忘卻特效的存在,如果他們相信阿麗塔是一個真實存在、有血有肉的人物,便是對特效成果最大的褒獎。

 

來源:豆瓣影人PRO

採訪:文軒,撰稿:Tilda Li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