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vor Jimenez的動畫短片《週末》在夢中傳遞情感

有望獲奧斯卡獎的Trevor Jimenez打碎了夢的鏡頭,以超現實片段表現了手繪動畫短片《週末》中的豐富情感。

作者:Jennifer Wolfe | 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

中文編輯:Turing

原稿鏈接: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within-dream-bringing-emotion-trevor-jimenezs-weekends

圖片:動畫短片《週末》由Trevor Jimenez編寫劇本和執導,在今年的昂西音樂節上獲得了特別評審團獎和觀眾獎,並在其他兩個符合奧斯卡標準的節日——納什維爾電影節和華沙電影節上首映。

 

手繪無對話動畫短片《週末》講述了一個小男孩在他剛離婚的父母的家庭之間徘徊了一年的故事。這部短片背景設定在1980年的多倫多,融合了超現實、夢幻般的時刻與破碎家庭的現實。

《週末》由出生於加拿大的電影製片人Trevor Jimenez編寫劇本和執導,他與製片設計Chris Sasaki密切合作,監督了27位動畫師和藝術家的的製片過程。這部15分鐘的短片在今年的昂西動畫節上獲得了特別評審團獎和觀眾獎,也在另外兩個符合奧斯卡標準的節日——納什維爾電影節和華沙電影節上奪得大獎,還獲得了一些其他獎項。

Jimenez已作為故事藝術家工作了10多年,曾在皮克斯、Cinderbiter、迪士尼動畫工作室、照明娛樂和藍天工作室工作。他的學生電影Key Lime Pie曾在許多國際電影節上放映,包括昂西、渥太華、美國電影學會電影節、札格拉布國際動畫電影節和Mike Judge的“The Animation Show vol.4,並獲得AFI達拉斯2008年最佳動畫短片獎。他目前在皮克斯的故事部門工作,研究彼特·道格特製作的尚未命名的即將上映的影片,同時也在製作自己的創意專案。

這部電影是皮克斯合作專案的一部分,該專案允許員工使用皮克斯資源製作獨立電影,但沒有完整的工作室支持。該專案已製作一些短片,如Robert Kondo和Dice Tsutsumi製作的《守壩員》(2014)以及Andrew Coats和Lou Hamou-Lhadj製作的《借來的時間》(2015),兩者都獲得了奧斯卡提名。

在10月的Animation Is Film 動畫電影節期間,AWN與Jimenez見面,與這位導演深入探討了電影中他最喜歡的片段之一。大約兩分鐘的夢的鏡頭片段充滿了戲劇性,加劇了電影的情感變化。影片背景設定在家庭住宅內,令人熟悉的物體訓著各自的軌跡,在空中和窗外旋轉。“像往常一樣,男孩早上醒來,爬下樓梯,在廚房找到他的父母,但他們卻並不在那裏,”Jimenez 回憶道,“只有他們的衣服在向他揮手,這樣的時刻令人快樂又略顯怪異。”

整個片段中浮動物體的動畫由皮克斯故事藝術家瑪德琳·莎拉芬製作,她還在業餘時間製作自己的電影。“她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藝術家,”Jimenez說道,“我希望她能協助製作這部短片,所以她選取了這些鏡頭,精心為其中的物體製作動畫,包括小T恤、襪子和毛衣——從窗戶裏飄出去。”
在男孩的夢中,他童年時的家園並沒有被撕裂,而是隨著令人熟悉的物品飄走,變成了別的樣子。“一切都有點流離失所,都很熟悉,令人欣慰又不安。”Jimenez說,“夢開始時,一件T恤飛行在奇怪的天空上,這是影片中第一個超現實主義圖象。從那時起,我們打破現實,進入孩子的房間,一切都從那裏面飄出來。”他描述道。

“我喜歡這種概念,這對我來說很真實,”Jimenez補充道,“關於離婚的一件有趣的事就是有關佔有的想法總會存在,比如與父母分享佔有權、每個人擁有的物品以及如何在兩個人之間如何分配。”

Jimenez指出,影片背景音樂由Andrew Vernon 設定,夢的片段裏插入了電影中唯一的原創音樂片段。他解釋說,其他配樂代替了象徵母親的鋼琴音樂,與之搭配的是Dire Straits在1985年演唱的熱門歌曲“Money for Nothing”,這首曲子代表爸爸。他說:“我一直都希望這部電影可作為無聲電影放映,只有來自相機內部的聲效。”

在前期製作開始時,Jimenez希望電影中的超現實片段幫助傳達男孩的情感狀態,“影片中有各種夢的概念,這是我早期的想法之一,”他說,“它最初的靈感來自於我所記得的孩童時做的一個夢,實際上更像一場噩夢,在我父母離婚前住的房子的臥室裏發生。在這個夢裏,洗好的衣物飄進房間,讓我窒息。但夢中的光線非常明亮,有很多生動的圖像,打造了理想的氛圍的視覺效果。”

在故事板階段,Jimenez最初計畫使用鎖定相機製作夢的鏡頭,但很快意識到它需要更流暢的運動感。“起初,我在臥室中間用馬的平坦風格重複了這個鏡頭的拍攝,這是夢的開始。但在視覺上,我想把夢和現實分開一點,所以第一次在電影中使用了相機動作,”他說,“任何感覺更高的東西都會有一些相機動作,而大部分內部鏡頭被鎖定了。”

根據Jimenez的說法,增加的相機動作帶來了更加沉浸式的夢幻感。“樓梯拍攝也從鎖定相機拍攝開始,但後來我為之增添了一些動作以及視差,”他補充道,“與廚房裏父母的展現方式相同,相機最終成為跟蹤相機進入廚房。我想去除父母的形象,而只是衣服在向孩子揮手,這種場景非常吸引人。”

夢的鏡頭裏充滿了Jimenez最初試圖定義的黃色光線。“整個夢就像是黃色的,明亮而奇怪,但它是一種非常特殊的黃色,”他詳細地說道,“這種顏色有點令人不舒服,但不至於令人生病。它有點懷舊,像是褪了色。”

找到這樣的一種顏色最終成為Jimenez在製作《週末》時遇到的最大挑戰之一,但它最終決定了電影的整體外觀。“找到與記憶相匹配的調色板很難,”他說, “然後我們的製片設計Chris Sasaki來了,他馬上為影片選定了顏色。”
Jimenez說,Sasaki使用繪畫作品和Jimenez完成的黃色早期顏色鍵,“採用這種概念,影片會更加吸引人”。“他能夠開發出一種視覺語言,使用更簡單的調色板,並加入更多紋路,來傳達我們想要的情緒,這成為我們為整部電影設定的風格。”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