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田守動畫電影《未來的未來》融合了傳統手繪與CG藝術

《未來的未來》是最後幾部應用手繪動畫的日本電影之一影片導演曾執導《狼的孩子雨和雪》和《怪物之子》。片中描繪了一個年輕男孩踏入奇幻世界的旅程,他在一次次冒險中遇到了來自未來的未來。

作者:Jennifer Wolfe | 2019年1月31日星期四

翻譯:Turing

原稿鏈接: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merging-hand-drawn-tradition-cg-artistry-mamoru-hosodas-mirai

日本著名導演細田守的《未來的未來》自戛納電影節平行單元“導演雙周”正式首映以來,已經為美國發行公司GKIDS獲得奧斯卡獎提名。《未來的未來》是細田守職業生涯的巔峰,將傳統手繪藝術與CG動畫融為一體,講述了幾代人之間傳遞的愛。該片獲得金球獎最佳動畫電影獎提名,並獲得兩項安妮獎提名——最佳獨立動畫電影和最佳動畫劇本,並且是本屆奧斯卡獎最佳動畫長片提名作品之一。

《未來的未來》由日本工作室Chizu製作,該工作室曾製作細田守的前兩部電影《狼的孩子雨和雪》和《怪物之子》。片中,隨著家裏新成員:一個小妹妹的到來,4歲男孩小君的世界從此變得顛倒。雙親的愛被妹妹奪走,接踵而來的初體驗給小君帶來了困惑。這時,小君在庭院中遇到了稱呼自己為“哥哥”、來自未來世界的妹妹“未來”。他在未來的引導下,展開了大冒險。在他面前的是前所未見的世界,是與自稱曾經是“王子”的神秘男人、小時候的母親以及青年時代的曾祖父的不可思議相遇。在那裏,他首次得知的“家族之愛”的種種形式。

除了傳遞的溫暖資訊外,《未來的未來》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很可能是最後一批使用經典手繪動畫的日本動畫電影之一。 “這部電影的背景是採用紙上畫畫完成的。人們可能會想,‘這對於動畫作品不是正常的嗎?’但它實際上是一種快要滅絕的藝術。每個人都在使用數位化或在電腦上製作背景,所以這部電影,以及宮崎駿的下一部電影,可能將是最後一批擁有手繪風格背景的動畫。這種藝術可能將會消失,但這就是趨勢。風格和技術不斷發展,我們必須不斷進步,”細田守在最近訪問洛杉磯期間確認這一點。

共有二十位藝術家參與製作了《未來的未來》的背景。 “這20位藝術家實際上是日本動畫行業最後一批在紙上畫畫的人。製作完這部電影之後,他們可能會參與製作宮崎駿的最後一部電影。之後,沒有人將要求他們在紙上畫畫,所以他們正在轉向數位化,”他繼續道,“這令人難過。”

細田守準備繼續使用CG技術,他還計畫繼續嘗試將手繪元素融入他未來的作品中。他將日本動漫產業的現階段描述為“一個轉捩點”,並表示已經在考慮製作下一部電影。“我在考慮它會有什麼不同,角色是否都是手繪的,還是手繪和CG結合?”他提問道,“這取決於整體故事內容,以及我們將如何講述這個故事。”雖然它可能不會立即顯現,但是,細田守說,《未來的未來》在迄今為止他拍攝的所有電影中使用CG最多。那是因為Chizu工作室的導演和藝術家一直試圖用電腦圖形重新創造一種手繪美學。“實際上影片中有許多部分難以分辨是否是CG,”他指出,“片中有許多隱藏的CG元素。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們試圖利用CG和手繪動畫來試驗我們能做些什麼,所以有些部分不像CG做的,而有些部分像,你無法分辨。”

《未來的未來》中的某些場景,例如擁擠火車站的幻想片段,看起來與電影的其他日常場面明顯不同。“這個片段是小君失去身份意識的部分,”細田守解釋道,“他忘記了自己是誰。在那個場景中,鐘錶人問昆,“你是誰?”我真的希望這個角色有權力,他必須有權問小君的身份,所以它必須得是一個特別設計的人,而不是一個普通人,所以我們使用了一張剪裁的照片,並使用了CG,來製作他的動畫。所以他的眼睛被剪掉了,看起來有點內陷。他有這些鋒利的邊緣。我想突出整個場景,因為它真的是關於身份問題,但也因為我自己有身份問題。”他說。

雖然將火車站服務員等人物設計得富有魅力,但細田守為《未來的未來》中的角色尋求了一種更為熟悉和可信的視覺風格。 “我希望人類角色是現實的,但這實際上取決於誰畫了他們,”他說。這位導演聘請了一個夫妻二人組——獲得艾美獎的青山浩行和綾子。他們兩人曾與細田守合作,共同製作了《穿越時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戰》、《狼之子雨與雪》、《怪物之子》。在這些電影中,夫妻二人組主要負責角色設計和動畫監督。 “他們是一對夫婦,所以能夠描繪出一個真實的家庭動態,”他指出,“他們真的很棒。”

根據細田守,捕捉小君的表情是影片中最具挑戰性的部分之一。 “當動畫師說,‘哦,是的,我要畫一個孩子’,他們想到的是自己想像中孩子的樣子。我不想那樣,我想要對孩子進行真實的描繪,所以我把兒子帶到了工作室,讓20個動畫師圍著他。他們不僅要畫他,還要抱著他,感受他柔軟的皮膚、稀薄的頭髮,”細田守回憶道, “小孩子不樂意這樣,但由於我們採取了額外措施來重新認識孩子的樣子,我們才能夠在動畫中描繪出兒童的真實模樣。”

《未來的未來》包含幾個幻想片段,但仍然取材於日常生活。 “孩子們以一種奇妙的方式看世界,”細田守說, “每天他們都會產生一些新的、奇妙的想法,所以,小君所想像的東西,就是孩子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作為成年人,我們會想,‘哦,我們可不能和狗說話’,但也許,孩子不同,他們能夠與狗交談;或者他們原本不會騎車,但突然間,他們可能就學會了,就像有人教他們一樣。成年人沒有看到的東西,也許孩子能看到,因為一切都是新的,他們甚至不質疑,直接接受這一切。”

《未來的未來》是細田守最個人的電影。 “在這個時代,撫養孩子很困難,”他苦笑道, “在我生孩子之前,我覺得生孩子很麻煩——既花錢又費時間,還不能睡覺,我真是這麼想的。這也不假,小孩的確是個很大的麻煩並且需要花費很多錢,但是花時間與孩子們在一起,會給人帶來如此多的快樂,所有麻煩和花費的時間都不要緊了。我真想在這部電影中描繪一下這種感受,所以我以自己的孩子為原型。”

細田守之前拍攝的許多電影都具有高空飛行的動作和幻想,《未來的未來》卻緊緊關注家庭世界。 “當一部電影包含孩子時,人們會認為它一定是某種節日電影,或者是一部帶有英雄的動作電影,然後男孩繼續冒險,遇到一個反派,並打敗他。人們認為,只有擁有這些元素,這部電影才能吸引觀眾,“細田守評論道,“我想證明,不,另外一種電影也可能吸引人。在日常生活中,與孩子一起生活,幸福就在其中,我真的想要描繪出來,”他說。

《未來的未來》主題與細田守之前電影的聯繫在於家庭。 “這些電影彼此關聯,”他堅持說,並指出他總是從身邊的事物和人那裏獲得靈感。 “這個主題的核心在於,成人如何教育孩子和年輕人在社會中生活的道理。他們該如何傳遞接力棒?”他問道。

“現代社會的悲哀之處在於它真的成為了成人的世界;成年人成了最重要的,而事實並非如此,”細田守評論道,“年輕人往往被忘卻,被視為次要人,但事實並非如此。為構建一個新社會,孩子和年輕人是重要的,而成年人有責任教育他們,這樣他們才能夠建設新社會。”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