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問題——元來文化

CGGE:元來文化是一家致力於打造世界觀IP的文化企業, 能否和我們的讀者聊一下, 何謂世界觀IP?大家提的更多的是玄幻IP, 而元來也在孵化“未來玄幻”項目,那玄幻IP和世界觀IP有什麼異同呢?

元來文化:首先,在解答世界觀IP的概念時,有個最接近的對標案例是「漫威宇宙」。它應該是大家最熟知的世界觀IP樣本,世界觀IP的最顯著特點就是它有一整套自洽的世界設定,涉及時空、地理、經濟、文化、能源、陣營等等,主要應用在幻想類作品上,讓不同的故事或角色呈現於一個“可信”的世界觀架構上,類似漫威這樣在持續開發不同英雄故事時,能有一個共通的設定背景,減少系列作品在創意邏輯上的解釋成本。我們元來文化的創始團隊在探索世界觀IP孵化的道路之前,已經實戰經歷過中國互聯網IP發展的幾個浪潮,從長篇網文白金IP的泛娛樂開發規劃中總結出許多寶貴的經驗,在內容運營端、在改編的產品端,只要內容源想衍生開發,就必然離不開邏輯嚴謹的“世界觀架構設定”。而中國發展了20年的網絡文學,恰好以獲得最大讀者群追捧的長篇玄幻類別作品驗證了一種“世界觀”創作的模式。所以元來文化的世界觀設定創意團隊,由中國第一代網文主編,網文白金作家,以及跨界於網文和影視、遊戲改編策劃內容的創作者組成。

其次,大家經常提到的「玄幻IP」是從題材角度出發,國內近年來最熱門的網文IP,幾乎都是玄幻題材。相對而言,東方看玄幻,西方看魔幻。流行文學中,小說從武俠發展到仙俠再到玄幻,是以東方神話為基礎的再創新。比如說,在中國,老少婦孺都看得懂的《西遊記》比《指環王》更有廣泛的影響力。隨著泛娛樂文化的發展,網文中被陸續以IP概念進行孵化和改編的項目,自然就要以影響力最大的玄幻題材進行多元開發,不僅是滿足了用戶市場的需求,又保障了產品後續的改編投資回報。

所以說到玄幻IP和世界觀IP的異同,其實是完全不同的角度。在世界觀IP的重點是內容創意的孵化模式。玄幻IP講的是一種題材。

CGGE: 你們的IP《剎那光年》為大家呈現了融合未來科幻與東方玄幻魅力為一體的世界。科幻題材一直是中國本土讀者的痛,我們看慣了好萊塢的科幻作品, 但是國內耳熟能詳的科幻內容,可能只有《三體》了。今年春節的《流浪地球》持續熱映, 讓大家的注意力重新聚焦到中國科幻文學作品上來。 《剎那光年》可以說是趕上了一個好時候。但是當初你們計劃開啟這個項目的時候,為什麼會考慮這個主題; 因為很有可能科幻題材, 反而讓讀者對作品諸多挑剔,並棄劇呢?是誰主導了整個主題?這種對於市場的前瞻性, 您覺得主要來自於哪裡?

元來文化:因為《流浪地球》電影的成功,今年或許被大家稱作「中國科幻元年」,這是一個開始。在國內,科幻作品一直在緩慢發展,不僅在創作上對作者有嚴謹的科技知識和幻想力雙重的要求,其視效產品在藝術製作工業體係也亟待成熟,最重要的是,大多數高深的科幻硬設定對大多數用戶的解釋成本過高,科幻文創的市場規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但是,科幻及未來題材一直是國際級文娛產品的大品類,也是當下國家對文化創作鼓勵的新風向。所以我們希望《剎那光年》在科幻、未來的背景下,也能夠呈現我們東方文化中獨有的幻想魅力和正能量的價值觀,成熟的玄幻創意體係是最適合的題材內核,所以我們元來文化開創「未來玄幻」,把發生故事的時空線放在了未來。

孵化一個世界觀IP,並開創獨有的“未來玄幻”題材所面臨的挑戰是前所未有的,對人才要求非常複合。所以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搭建起這個世界觀IP的黃金戰隊,元來文化的顧問團與核心成員不僅有中國第一代網文作家群,白金大神的搭檔主編、互聯網運營高手、動畫和視效電影的設計大咖與資深製作人,還有數款遊戲產品流水過億的金牌製作人。我個人也有幸在過去五六年時間裡,見證了互聯網IP快速起步和洗牌調整的歷程,走過「作者作品即IP時代」,帶出了曾登頂中國原創文學風云榜第一名的長篇玄幻網文《莽荒紀》全版權泛娛樂戰略部署和開發項目,也走過了「作品定制化IP時代」,完成了第二款各榜熱搜的白金級玄幻網文《雪鷹領主》的泛娛樂開發部署。從文學到動畫、漫畫、遊戲、電視劇、電影等衍生開發和聯動運營;並從內容創意、開題、產品化設計、開發監製、流量運營、渠道篩選、商業變現等全線把控,探索和積累了IP泛娛樂整體解決方案的經驗。我的整個IP黃金戰隊都在各自文創IP產業鏈上的深耕多年,又一起磨合多年,有經驗,有能力,有共識,是我們在定位於“世界觀IP”、開創“未來玄幻”題材賽道,立項《剎那光年》項目的信心來源。

CGGE: 《剎那光年》除了有小說,還有漫畫和動畫,這三類表現手法的聯動,是否也是你們在佈局IP 泛娛樂全產業鏈聯動的一種策略呢?未來,《剎那光年》這個IP,還會有哪些泛娛樂產業的開發運營呢?

元來文化:其實,小說、漫畫和動畫其實各自的主流用戶是差別很大的,用同樣的內容去感染不同的用戶並不可取,就也是為什麼很多好的單一文本IP在漫畫化、真人劇化以及遊戲化時表現並不好,這裡面雖然可能有改編經驗的問題,但類型用戶差異的問題更不容忽視。

我們在《剎那光年》上的產品策略是首先做到足夠的「貼合」,針對類型用戶的特點來創作內容,並預留好聯動的「接口」。舉例說,國內的大多數漫畫用戶的標籤更“二次元”,而動畫觀眾由於視頻網站對“新國創”的培養,用戶更泛二次元,他們不局限於傳統日漫的審美喜好,而追求偏影視結構的故事性。所以我們在這塊的開發是分道並行的,不一定要同一個角色和故事出漫畫版又出動畫版。在大世界觀架構設定的土壤之上,孵化出不同的主角和內容風格,讓不同的內容渠道的用戶都有機會認知我們這個“世界觀IP”;作品之間,在劇情時間線上有關聯,能力體系相通,讓不同內容渠道用戶有機會在接觸另一種內容載體的故事時更有效地聯動,流量轉化,這也是IP運營層的重要打法。

我們正在《剎那光年》世界觀IP上,規劃遊戲、真人劇、電影之類產品的整體解決方案,其實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時間線,會比較穩健地逐步推進。

CGGE: 你們另外一個IP《新九州》也是玄幻題材。是不是可以認為元來文化對玄幻題材情有獨鍾呢?為什麼會挑選玄幻題材作為公司IP的主打題材呢?東方的玄幻世界對於海外讀者和觀眾來說, 還存在一起理解上的差異, 那麼元來文化的玄幻題材, 是否可以打破認知壁壘, 讓海外觀眾能夠理解與認同中國的玄幻故事呢?這個過程你們覺得還需要多少時間?

元來文化:《新九州》是傳承於沉澱過16年的《九州世界》老IP的全新升級版。在中國的幻想文學圈,以世界觀設定的規模上,有“老九州”和“新九州”之分。在元來文化對題材部署上,《剎那光年》是定位於“未來玄幻”,而《新九州》則保持了更古典的“古風”特色,兩個項目在幻想題材上都有玄幻的解釋邏輯,但創意特徵卻拉開了很大的差異。當然,要說共通之處,我們的IP都帶有東方幻想的共性和美學精神,更重要的是,我們兩個都是“世界觀IP”的孵化模式,都是先搭建好紮實的世界觀架構,再進行多元的內容創作,並規劃整體泛娛樂解決方案的。說起玄幻的普及,我們國內的玄幻作品在海外早很多年前就獲得了眾多國外讀者的喜愛,比如wuxiaworld.com這類網站,聚集了大量的外國玄幻粉絲。

近幾年來,隨著我們在互聯網內容產業的繁榮發展,以及國家鼓勵和倡導文化自信走出去,越來越多在國內大熱的玄幻文學作品首當其衝“出海”,我們看到了海外玄幻迷的熱愛。在後續的衍生產品上,動漫、遊戲也陸續隨之“出海”聯動,大勢所趨。因此,我們的願景是積極傳播富有東方美學和正能量價值觀的文化,《剎那光年》IP中所創造的“新生”未來及科幻的元素,在國內,不僅有望在大量的“仙俠古裝”和灰暗的“未來廢土”類型中突圍;而對於看慣了硬科幻的海外用戶,我們有“科幻”的皮和“玄幻”的骨,則有望讓他們感到既新鮮又更好理解。

當然,在推進上,我們第一階段是聚焦國內市場,海外市場會是下一步計劃。

CGGE: 近幾年,視頻網站的發展加速了中國動漫市場的發展,特別是以成年向動漫為首的國漫不斷崛起,大IP、全產業鏈開發、年番運營等,國漫的發展,實力初現。在這個利好的環境下, 元來文化會有什麼新的計劃以及新的IP會投入研發呢?

元來文化:中國動漫市場的發展所反映出來的其實也是新一代年輕用戶群體的整體成長,對於產業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機遇。我們的產品目前主要定位的人群是「13+」,主要還是少年與青年群體。

“養兵千日”——我們《剎那光年》IP的世界觀架構設定經過元來的創意團隊和文創顧問、網文大神不斷相互論證,進行過艱難地兩輪創意創作和復盤,已經搭建成熟。比如正在連載的長篇網文《問鼎森羅》、幾十部中短篇小說,以及正在創作和修訂中的長篇動畫和漫畫劇本,還有正在同期開發的“視覺世界觀”美術設定,都在逐步驗證我們這個定位於“未來玄幻”題材的世界觀的魅力,團隊內外參與開發的創作者們全情投入,充滿了信心。

元来文化IP泛娱乐解决方案矩阵

相對於傳統的動畫公司、或者IP版權運營公司、遊戲公司等,元來文化的企業定位還是比較獨特的——我們正致力於成為頂級的世界觀IP泛娛樂整體解決方案供應商。我們不僅會主導世界觀創意源,也要規劃聯動內容矩陣,高度統一文本創意與視覺前期,深度監製內容產品化,整合開發與運營資源,實現多元鏈接聯動生態。

當前,我們圍繞《剎那光年》世界觀IP開發,開始逐步走進IP戰略合作夥伴的篩選階段。其中,動畫板塊是我們IP開發里最重要的板塊之一。首先啟動的《剎那光年》的第一個長篇動畫,《時刻重啟》三部曲,已經完成三部曲劇本大綱,正在創作第一季26集分集劇本、角色與場景、道具美術設定、特效設計、音樂設計、動畫測試樣片等等,完成了大量的、紮實的前期工作。欣慰的是,目前為止,接觸過我們項目開發的行業夥伴幾乎都給予了高度的肯定,收到了不少聯合投資出品動畫或提供技術或資源合作的意向。我希望元來的IP泛娛樂整體解決方案能實現三個維度的目標:從規劃執行到監製;從創意實現到產品;從傳播聯動到變現。

萬事開頭難,即使我們的精力已經all in在《剎那光年》世界觀IP戰略上,但作為操盤手,我只是開了個頭,要實現泛娛樂整體解決方案,必須有ACGN文創行業的精英和優質商業資源不斷加入來抱團成就這個願景。我們將以文學為基因,以世界觀為軀幹,以互聯網為脈絡,激活內容創新的造血與輸送功能,支撐起長篇動畫項目與遊戲產品的雙輪驅動,共同塑造一個可持續繁茂生長的世界觀IP有機體。

最後,感謝CGGE的採訪!歡迎國內外文創行業對我們團隊和項目感興趣的伙伴們來深圳交流。

元來文化IP黃金戰隊

 

报道: Sophia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