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問題:《樂高大電影2》導演邁克·米歇爾

繼克里斯托弗·米勒和菲爾·羅德執導《樂高大電影》後,觀眾期待已久的續集《樂高大電影2》終於上映。在為電影設計噱頭、片段以及全新角色時,該影片導演並不傾向於拒絕,而是鼓勵每個人說出自己的瘋狂想法。

作者:Dan Sarto | 2019年2月11日星期一

翻譯:Turing

原稿鏈接: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loose-and-wild-mike-mitchell-pulls-out-all-stops-lego-movie-2

繼華納兄弟於2014年發行了動畫音樂冒險片《樂高大電影》,我們已有五年沒見到艾米特、露西、樂高蝙蝠俠以及朝氣蓬勃的积木堡。 《樂高蝙蝠俠大電影》於2017年製作,但這不能算數。所以,這五年來,樂高積木、小人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編劇和製片人菲爾·羅德和克里斯托弗·米勒又會有什麼奇思妙想?

粉絲期待已久的樂高電影續集《樂高大電影2》由邁克·米歇爾(《怪物史瑞克4》、《魔發精靈》、《超人高校》)執導,帶給我們一場熱鬧的喜劇,大把好戲精彩紛呈。動畫設計精美絢麗,新奇世界充滿活力,場面恢弘,色彩繽紛。新角色登場,包括隨心所欲女王、混沌將軍和危險的雷克斯。

我們最近採訪了《樂高大電影2》導演米歇爾,有關於他鬆散的敘事方式,以及羅德和米勒創造的獨特環境,其中充滿了遊戲,以及創意性的混亂狀態。完整的問答如下:

Dan Sarto:你不是該系列電影的第一個導演。是什麼讓你進入了這個專案?

米切爾:實際上,是克里斯托弗·米勒和菲爾·羅德讓我進入了這個項目。我們一直是朋友。他們來詢問我關於拍攝續集的事,我告訴他們不應該拍續集,因為第一部電影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它是完美的電影,有完美的開頭、中間和結尾。於是我說,“我不知道你們是否可以做得更好。”在第一部電影中,真人部分為我們帶來了很大的驚喜。然後他們向我描述了這個新故事和他們想製作的電影。原本我說:“你們沒法再製作續集”,但後來我改口:“我也要參與其中……我要幫助你們製作這部影片。”他們擁有很好的設計和創意,但最大的挑戰在於講述正確的故事,並確保這是第一部熱門電影的進化和擴展。所以,當我加入這個項目時,這就是我的職責。

DS:與大多數動畫導演不同,您還擁有執導真人影片的豐富經驗。這對於製作這類電影有什麼好處?

米切爾:嗯,這部電影的製作方式深得我心。我最喜歡將真人和動畫結合。動畫電影曾被視為合家歡電影,而如今它們有了更廣泛的觀眾。人們喜歡現在的動畫電影,它們規模很大,有真實的故事講述和電影製作。這不再只是幻想。我們真的在深入挖掘並嘗試講述一個好故事。現在,人們像看待真人電影一樣看待動畫電影,這是一件好事。看看《星球大戰》、漫威電影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他們與完全動畫電影擁有幾乎一樣多的動畫。

DS:那麼這種類似於製作真人電影的感覺是如何幫助您製作動畫電影的?

米切爾:嗯,我認為這就像與演員合作並獲得所需的表演,或修改故事一樣。這兩種技能相輔相成。動畫製作的技巧促進了真人電影的製作,而真人電影促進了動畫製作。

動畫製作的一個特別之處在於,你可以更自由地犯錯誤。製作動畫電影就像製作戲劇一樣。我們採用粗糙的故事板,自己修改,然後讓克里斯·帕拉特, 伊麗莎白·班克斯和威爾·阿奈特來配音。我們剪輯聲音,製作“雞尾酒紙巾草圖”,接著把聲音放在一起,並配上臨時音樂。然後我們尋找盡可能多的觀眾來觀看這部電影,這讓我們看到了哪方面做得好,哪方面做得不好。然後,我們把各部分分開,重新製作整部電影。

我製作每部完全動畫電影都是如此,到最後我重新製作了11到12遍這部電影。這是動畫電影的特別之處,它允許你——我認為這很重要——犯大錯,嘗試你想嘗試的奇怪故事,或者加入一個你不確定是否好笑的笑話。在這個過程中,我通常會發現很多驚喜。

DS:你犯錯的時間較早,因而並沒有耗費過高的成本。

米切爾:對。在真人電影中,有時可以用previs做到這一點。但是,你通常會將其保存為動作片段。這與動畫不一樣……動畫充滿了故事情節、反派、主角、英雄主義動機和罪魁禍首。製作動畫時,你可以嘗試一大堆東西,因為它採取鬆散的創作形式,你只需要與剪輯和故事板藝術家合作。

DS:這部電影在很多層面上都很有趣。有些幽默很微妙,另一些則令人狂笑不止。你們最初使用米勒和羅德寫的劇本,開始製作動畫,主要的故事板藝術家和動畫師也開始工作,還有其他參與者……這部電影中的笑點,有多少來自最初劇本,多少來自於製作過程,比如配音表演?還有多少來自最終的動畫效果?

米切爾:幽默來自以上所有。那天晚上我和克里斯和菲爾談論這件事。劇組成員之間建立瞭如此好的合作夥伴關係,這些電影製作人合作過對房間裡所有人和想法都是如此開放和包容。我們試圖創造一種氛圍,讓故事板藝術家、動畫師、劇本主管、剪輯都有發言權。我們對任何想法持開放態度,這一點你可以在電影中感受到。這就是我們試圖創造的寬鬆、俏皮的氛圍。

這些幽默和笑點也來自演員們。這部電影有如此優秀的演員陣容。所有演員都樂於閱讀劇本,但他們也是出色的改良家和非常有趣的人,所以我們總是樂於接受任何笑話。我們嘗試過所有人提出的笑話。比如,我提出了一個想法,這個笑話真的使我非常興奮。我們創造了一個名叫Larry Poppins的角色,只是因為它讓我們在剪輯室裡哈哈大笑,我們就把它放了進去。然後威爾·阿奈特想出了一些來自《蝙蝠俠》的有趣台詞,我們就說,“來吧,把它加進去。”

所以製作過程真的非常寬鬆……幾乎有點鬆散。它真的很粗野,就像在車庫製作而成,像一個車庫樂隊的做事方式,但也產生了極佳的創意。

我們沒有拒絕任何東西。我們說,“讓我們都試試看。”就像我說的那樣,這真的是那種心態。這是我前所未有的製片體驗,我們可以將任何角色從它們的世界拉進這部電影的世界。我稱之為電影製作的“沃爾多在哪裡”。我們讓《綠野仙踪》中的每個人都在一個場景中短暫出現。以及,正義聯盟、布魯斯·威利斯和魯斯·巴德·金斯伯格。

DS:你是如何想出這個影片結尾的?這首歌滑稽有趣,動畫也很精緻。

米切爾:我沒有跟任何人講過這個故事,這是幕後機密,並且發生在製片的最後階段。當我拍攝真人片段時,我打電話給好友賈斯汀·汀布萊克。我們剛剛一起製作了《魔發精靈》,這對我來說是很棒的合作體驗。而且我知道他曾與Lonely Island合作過,他們做了Dick In A Box,在當時造成了強烈反響。

所以Lonely Island總是幫助我們一起製作這些電影。他們曾參與製作最初的樂高電影,也與克里斯和菲爾有過很多合作,所以我想,“讓賈斯汀·汀布萊克和Lonely Island重新組合在一起做一個片尾曲豈不是很棒?”就這樣,他們開始合作。不幸的是,賈斯汀聲帶損壞,不得不取消所有巡演日期,也不能為我們獻聲這首歌。我當時想,“這下糟了!”他們看起來是完美的組合。

然後,Beck突然進來,向我們展示了一首歌,它簡直完美。這也鼓舞了Lonely Island,他們繼續製作,然後做出了片尾這首滑稽的歌曲。他們一直努力製作,終於,在最後一刻,這首歌誕生。克里斯和菲爾製作的很多電影都如此。這些創意人員被聚集在一起,相互碰撞和嘗試,最後真的取得了驚人的效果。

DS:在電影的早期評論中,我看到了一些批評,這些批評首先出現在最初的樂高電影中,讓我感到困惑……說它只是一部大型玩具廣告片。你如何反駁這種說法?

米切爾:我不同意這種說法,這根本無需辯駁。當我為夢工廠做《魔發奇緣》時,他們買了這個70年代的巨型玩偶,而當時很多人對此一無所知。我的試金石是樂高電影。我當時想,“那是一部完美的電影。”它在當時不被看好。每個人都說,“做一部樂高電影?這是有史以​​來最愚蠢的想法。那將是一部玩具廣告片。“猜猜怎麼著?事實並非如此。它橫空出世,有趣而感人,事實說明了一切……

《樂高大電影》在當時也是一種新的、有趣的動畫形式,他們像我們為《樂高大電影2》所做的那樣開創了新形式,彷彿孩子擁有巨大的樂高套裝,並且製作了格外精彩的定格動畫。所以,我們堅持不彎曲角色的肘部和膝蓋,這些傢伙只有玩具具有的關節。我們必須使用現實世界中存在的樂高積木,這部電影中很多這樣的規則使它外觀精緻。

如今,我們已經知道有很多不同形式的動畫,從皮克斯的美觀動畫到照明娛樂的彈性動畫、萊卡工作室唯美的定格動畫,再到我們新的《樂高大電影2》,我們在其中融入了三四種不同形式的動畫。我相信人們現在比以前更開明,他們現在會說,“我們不反對這種動畫風格。”只要你能講一個好故事……你就能講一個關於一張紙和一支鉛筆的好故事。一部好電影,一個好故事,與它是一個玩具無關。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