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陳彬睿(PC)製作動畫片《陳昌友的人生之旅》以悼念父親

這位年輕導演在12歲時開始製作一部動畫短片,被迫面對他的悲痛,同時向一位過早去世的父親學習。
作者:Dan Sarto | 2018年10月17日星期三

中文編輯:Turing

原稿鏈接:https://www.awn.com/animationworld/changyous-journey-perry-chens-tribute-dads-determination

導演從9歲時開始回顧動畫故事片,10歲時製作了一部動畫短片,12歲開始編寫和執導一部關於自己剛過世的父親的生活的動畫電影。在這麼小的年齡理解父母的死亡是艱難的。試圖通過製作動畫短片以某種方式緩解這種悲傷似乎是應對各種災難的辦法。但它不適用於陳彬睿。

他在去年完成製作的這部5分半鐘的動畫短片名為《陳昌友的人生之旅》。對陳來說,開啟這段製作電影的五年艱難歷程不僅僅是為了紀念他的父親陳昌友博士,也是為了克服內心的愧疚感。當他父親躺在聖地牙哥急診室裏時,他以某種方式放棄了他。往後他不斷告訴自己,當父親最需要他的時候,他辜負了父親。

陳在2010年初開始為AWN寫博客。他對1至5星的電影進行了評分。當時,我不知道該如何理解他,但直覺上,我覺得有一個孩子為孩子們評論電影肯定是有意義的。他是如此的……小!但他寫了54篇AWN文章(算上他發表的其他作品,超過100篇)、無數獎項和獎學金以及他之後自製的短片。陳彬睿走了很遠,不再是我第一次在羅伊斯大廳安妮獎頒獎典禮上見到的微笑的、緊握住母親朱深的手的9歲小孩。考慮到他幾年前為AWN寫作時的堅持不懈以及製片過程需要的堅持和努力,他無疑為這樣一部充滿情感的作品注入了同樣的動力。

他最近有機會談論這部電影,談論父母和導師在他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在18歲時,作為在英國的一名新生,這種不可思議的努力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他已不再是在我們這行一些知名人士的新聞照片裏能看到的年幼孩子。現在他已是一個讓父親驕傲的年輕人。

Dan Sarto:你父親曾對你的生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去世時你還很小。是什麼激勵了你製作一部關於他生活的動畫電影?
陳彬睿:父親在我心中十分高大,遠遠超越他5尺4的身高。他來自中國安徽省一個偏遠村莊的貧困家庭。憑著強大的意志力和毅力,他成為村裏第一個去上大學的人。他畢業於中國頂尖的研究機構之一——北京協和醫學院,在那裏遇到了我媽媽,然後來到美國,獲得了分子生物學和遺傳學博士學位。接著他在斯坦福大學接受癌症研究培訓,最終在中國合作創立了一家生物技術公司,以開發抗癌藥物。我繼承了他的幽默、暴躁、謙遜,以及對烹飪實驗和對墨西哥食物的熱愛!

2010年,我父親被診斷出患有轉移性鱗狀細胞癌。 他不得不放棄研究並返回聖地牙哥接受全面治療。兩年來,我媽媽全天候照顧他。很快,化療和輻射使他被榨幹,只剩軀殼。不幸的是,它沒有對真正值得榨幹的部分做同樣的事情。 2012年7月初,當我得知腫瘤科醫生向我父親宣佈還剩兩周時,我努力拍攝反映他人生軌跡的動畫電影,為他帶來最後一絲復蘇的希望。我把這部電影取名為《陳昌友的人生之旅》。在我小學畢業後的那個夏天,他幾乎沒有看到我製作的一分鐘預告片。看到自己的童年被生動地展示在螢幕上,他微笑著點點頭,向我豎起大拇指。

DS:與我們分享一些製片細節。這部影片的製作花了多長時間?使用了哪些技術和工具?
PC:我有一段自己製作這部影片的過程。從2012年小學畢業的夏天開始,直到2017年17歲夏天。高中畢業前,我已持續製作了這部作品五年。那時我的藝術和講故事風格發生了巨大變化。這個故事也發生了多次變化,因為我的喜好隨青春期的成長而演變。
就製片團隊而言,這部電影由我母親沈竹博士製作、David Arend負責聯合製作、Matthew Fisher製作配樂,Kiana Mosser擔任背景藝術家。預告片由聖地牙哥州立大學戲劇、電視和電影學院的大四學生Alec Dubow剪輯。
在製作團隊方面,Matthew分享了這些想法:“陳昌友的人生之旅的一個重點是要確保電影的真實性。與彬睿在這部電影上的合作是特別的,因為可以瞭解陳昌友的人生故事,以彬睿的視角來看昌友的故事,並看到這個故事的哪些方面對他的電影製作是最重要的。”

DS:在製片過程中,哪些人曾為您提供指導?
PC:就導師而言,有很多重要的老師一直在幫助我。我從2009年在漫畫展會上遇到的Bill Plympton那裏學到了很多東西。Bill成為我的第一個動畫導師,並曾和我合作制作《英格瑞皮特:越過森林》。該片由我母親參與製作,Bill的朋友Kevin Sean Michaels執導。在漫畫展看到我的繪畫之後,Kevin決定在第二年雇用我來為這個年輕女性在大屠殺中生存的故事製作動畫。我用23只鉛筆作畫研究了Bill的角色設計和故事板,仔細觀察他如何通過視覺經濟講述故事,以及他如何用動作鏡頭和巧妙的過渡場景講述故事。

例如,在一個場景中,Ingrid的母親使用的烹飪鍋的蒸汽在下一個場景中變成了飛機墜毀時產生的煙霧。我在2011年讀小學五年級時完成了這部動畫,後來它被Shorts International收購,並於2011年獲得奧斯卡獎。當我開始製作自己的電影時,我使用了從Bill那裏學到的故事板和角色設計。

DS:現在電影已經完成,你對它有何看法?你曾想過自己能完成它嗎?這是對你父親的致敬嗎?

PC:我父親於2012年去世後,我一直努力製作這部電影,力圖緩解失去他的悲痛,也同時進入了青春期。我漸漸開始討厭這部電影。我恨它沒有達到讓爸爸活下來。我討厭自己的懦弱,因為我沒有堅持到最後。我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在製作期間我曾多次想要放棄。有時我媽媽覺得它註定會失敗。

製片過程中遇到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將父親的全部人生和豐富經歷濃縮成5分半鐘的動畫,通過簡潔、有效和蘊含情感的視覺敘事來傳達豐富內容。影片中沒有對話,這樣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可以不受語言限制,直觀和感性地理解這個故事。我希望在這一切之後,能夠在電影的最後成片中傳達我通過觀看大師作品學到的東西。

這部電影現已在16個電影節上放映,贏得了多個獎項。該片在3月多倫多國際兒童電影節進行全球首映時,我們獲得了2018年Scholastic藝術與寫作電影動畫類國家金獎和紐約人壽基金會特別成就獎。我還非常幸運地贏得了多項獎學金,包括加利福尼亞大學歐文分校的4年獎學金。在父母和孩子們看完我的電影後,與他們交談,這是很有意義的。悲傷是普遍存在的,每個人在其一生中會經歷很多次悲傷,有時甚至在他們很小的時候。我試圖通過這部電影傳達的,是對更美好未來的永恆希望,我們對逝去親人及其遺產的記憶,以及這將如何繼續影響我們未來的生活。
彬睿和沈竹已開始製作“A 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一部記錄《陳昌友的人生之旅》製片過程的紀錄片。這部電影的募捐活動將於11月18日在加利福尼亞州波威舉行,以支持電影製作人的持續工作。點擊此處可找到訂票資訊。通過訪問該電影網站,您可閱讀有關彬睿、《陳昌友的人生之旅》和未來放映的更多影片的資訊。
您可在他的博客Perry’s Previews – Insights from a Child Film Critic中閱讀彬睿為AWN做的所有工作。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