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動畫的下一個爆款到底在哪裡?

與其去評論什麼樣的動畫能夠賣座,不如好好研究一下創作。因為爆款必定符合某種規律,只有錯誤的東西才各有各的模樣。

2018國產動畫市場落幕,2019話題之作《白蛇:緣起》正在熱映,新舊更替之際,又到了總結與展望的時刻。

自從2015年暑期檔第一黑馬《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問世以來,業界持續產生“我也能賣爆”的幻想,但最終事與願違,三年來,被翹首企盼的“爆款”,從《大聖歸來》的10億、《大魚海棠》的5億降至《風語咒》的1億,“爆款”好像斷檔了。

為什麼“爆款”難覓?與“唱衰”論調相反,北京電影學院中國動畫研究院副院長曹小卉表示:“沒有爆款正說明我們水準開始整體上升。”

“如果每年只有一部爆款,說明其他影片都很差。2018年有四部過億,如果把《熊出沒》、《新大頭》、《風語咒》、《神秘世界歷險記4》的票房加在一起是多少?10個億,證明被攤開了。原來一部電影拿走10億,現在如果有十部電影分這10億,是沒有爆款,但整體品質上來了,我相信慢慢會有爆款。”他說。

事實上,2018國產動畫市場增速明顯,全年中國電影市場增長率為9%,國產動畫增幅則近24.5%。

或許對於2018年的國產動畫電影,我們可以拋開“爆款”來談談。當親子類動畫不再單純被定義為“低幼”、當缺乏“爆款”成為常態、當創作人員不再一味追求“闔家歡”、當輿論和觀眾不再 一窩蜂不捧殺,當我們放平心態去看待國產動畫,改變才慢慢到來。

“低幼動畫”仍是市場剛需

縱觀2018國產動畫電影票房榜TOP10,長期霸佔內地市場的“低幼動畫”仍是主力,而成年人向動畫僅有《風語咒》、《昨日青空》兩部電影入榜。看似不夠“亮眼”的成績背後,聚影匯創始人、《中國動畫電影發展報告(2018)》主編朱玉卿卻透露這樣一組數據:

2018年,動畫電影總票房為41.05億元,較2017年下降約13%。其主要原因在於進口動畫表現乏力,全年收穫24.83億元,同比下降近27.3%,與之相對的卻是國產動畫的“崛起”,全年總票房為16.22億元,同比增長近24.5%。2018年中國電影票房突破600億,總體增幅則為9%。

據朱玉卿主編的《中國動畫電影發展報告》統計,往年國產動畫破億數量在兩部左右,其一便是《熊出沒》。2018年則有四部破億。

《熊出没:变形记》

並且2018年國產動畫較為突出的特點是系列動畫都比往年取得了更好成績,如2015年的《潛艇總動員5》票房為4644萬,而2018年的《潛艇總動員6》則升至7268萬。《神秘世界歷險記》第一部票房2100萬,到了系列第四部則突破億元。

朱玉卿反對把動畫電影分成“低幼”和“非低幼”,他更主張用“親子類”和“非親子類”劃分。親子人群的觀影是“剛需”,成人所謂的“低幼”在孩子的世界恰恰是“再正常不過”。中國動漫集團發展研究部主任宋磊則直言:“你不能說親子動畫‘還是主力’,因為它永遠是主力吧。”

缺乏“爆款”成為常態

《西遊記之大聖歸來》

既然2018國產動畫整體增速明顯,那為什麼很多人還是覺得它“弱”呢?缺乏像《大聖歸來》、《大魚海棠》這樣的“爆款”似乎是原因之一。

2015年暑期檔第一黑馬《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近10億的票房表現,讓諸多業界人士產生“我也能賣爆”的幻想,人人都想複製《大聖歸來》的盛景。

但無奈自身素質不過硬,加之2016年經濟大勢放緩、票補潮水退去等原因,國產動畫的境遇受大勢所趨,似乎一夜間也被打回原形。當時《大魚海棠》5.65億的成績都令人喪氣,感慨“第二個《大聖歸來》何時再能到來”。

《大護法》

2017年更嚴峻的事實擺在眼前,作為當年國產動畫最具話題之作,《大護法》的票房未能破億(8687萬),拔得頭籌的是《熊出沒之奇幻空間》(5.21億)。

《風語咒》

而2018年國產動畫前十名中,成年人向動畫僅有《風語咒》(1.11億)和《昨日青空》(8316萬)算是突圍成功。

被翹首企盼的“爆款”,從10億、5億降至1億的票房體量,原因在哪里?動畫研究學者關中阿福說:“我們自從《大聖歸來》之後並沒有再進一步。”北京電影學院中國動畫研究院副院長曹小卉更直接:“如果你只知道哪個地方有石頭、哪個地方有坑,但是並沒有摸清哪個地方是平路的話,還是會繼續摔跟頭。”

《大魚海棠》

為什麼“爆款”難覓?

朱玉卿表示:“如果是非親子類的動畫電影,首先必須明確一點,你是在跟《毒液》、《大黃蜂》爭觀眾。那麼你的立意、創作能不能達到這個人群的觀影要求?事實是,現在很多觀眾的審美水準已經比肩甚至超過從業人員。”

關中阿福透露,在好萊塢,動畫電影從“爆款”、“賣座影片”到“中規中矩”、再到“60分電影”、“不及格片”,無論數量還是票房,分佈得都比較均衡,“不會像中國,直接從第一名《熊出沒》的6億,降到第二名的1億,中間沒有任何過渡”,而這反映的恰恰是市場與觀眾的不成熟。

從市場上看,所謂的“爆款”集合了諸多天時地利的條件和偶然因素,比如《大聖歸來》。從觀眾層面來說,大家並沒有形成觀看國產動畫電影的習慣,而這背後則是——並沒有足夠多的高質量動畫讓觀眾走進影院去形成這種習慣。

《獅子王》

關中阿福認為,動畫電影的第一定位應該是“電影”,動畫只是它的表現形式。“舉個簡單的例子,現在市場上有《大黃蜂》、《奇幻森林》,明年真人版《獅子王》還會上映,可能再往後,將很難嚴格區分什麼是動畫片、什麼是特效片、什麼是真人片,所以‘電影’的屬性將更為突出”。

無論在美國還是日本,動畫電影與真人電影都是並駕齊驅甚至分庭抗禮的,眾所周知在日本,動畫電影更是備受偏愛。朱玉卿認為,動畫電影某種程度上更接近電影的本質,即“想像力的呈現”。

他談到在內地吸金12億的《尋夢環遊記》:“中國有很多農村,在老人住的屋子裏,很多都擺放著牌位和相片,對於陰陽話題,我們並不陌生,但卻沒有一部電影能特別深刻地描述這種情緒。人家是最難呈現的故事才用動畫電影做,我們是覺得真人電影太難了,所以做動畫。我們現在都太懶了,不去想創意,老想拿過來用。”

《尋夢環遊記》

據宋磊觀察,中國的動畫電影市場,是一個基於案例的市場,大家往往會看有什麼樣的案例成功了,再繼續投資這類作品。“現在每年都有幾部片子投入二三百萬,票房收個一兩千萬賺了”。如2018年的《大鬧西遊》、《小悟空》,都是基於西遊文化的效仿。

“沒有爆款正說明我們水準開始整體上升。”曹小卉比較樂觀。

“如果每年只有一部爆款,說明其他影片都很差。2018年有四部過億,如果把《熊出沒》、《新大頭》、《風語咒》、《神秘世界歷險記4》的票房加在一起是多少?10個億,證明被攤開了。原來一部電影拿走10億,現在比如有十部電影分這10億,是沒有爆款,但整體品質上來了,我相信慢慢會有爆款。”

曹小卉表示:“我們經常說事物的螺旋發展,等到都差不多了,有一些公司發現不掙錢,它會放棄,幹別的。中國動畫現在每年三十多部不正常,因為大家都想掙輕鬆錢,一看別人做就想自己也能爆,你是誰?能力更強?很大程度上靠蒙。我認為中國動畫電影每年有十部足矣,每月一部,每部都賺,才是所謂的良性迴圈。”

不再追求“闔家歡”是進步?

《吃貨宇宙》

2018年暑期,有一部名為《吃貨宇宙》的電影上映,投入千萬,票房僅收485萬。導演陳廖宇是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的一名老師,當時學院專門為他組織了一次研討會。

“陳廖宇說他花幾千萬買到了一個教訓,這個教訓類似於到醫院生孩子,危急關頭,醫生問保大人還是保孩子?他說我以前堅持說大人小孩都要,現在我明白了,在這個時候應該非常明確保小孩,就是當你做不到拉攏成人觀眾時,一定要把住小孩這頭兒。孩子們喜歡就很好,這不丟人。”曹小卉透露。

《昨日青空》

朱玉卿認為,近年來國產動畫很大的進步就是不再盲目追求“闔家歡”。

“《風語咒》和《昨日青空》是2018年兩部繞不過去的非親子類動畫。《風語咒》根據《俠嵐》改編,《俠嵐》本身是在央視播出的一個系列片,屬於親子向。但是後來因為《畫江湖》很火,他們為了靠近《畫江湖》的風格,捨棄了親子人群。從創作到製作團隊,在親子與非親子之間,有過非常糾結的徘徊。而《昨日青空》就非常跳脫,一開始就沒有考慮親子人群。”

《貓與桃花源》

既想照顧親子人群,又想兼顧成年觀眾,有業內人士調侃,那是追光動畫的痛苦。

“追光一開始就是要老少通吃,《小門神》、《阿唐奇遇》、《貓與桃花源》,三部動畫票房從7000萬、3000萬一路降到2000萬。再到《白蛇:緣起》,我覺得追光是在革自己的命,它不再去考慮親子人群了。”朱玉卿說。

截止到記者發稿時,追光的第四部也是首部成年人向動畫《白蛇:緣起》票房已達1.7億。

《白蛇:緣起》

朱玉卿表示:“業界已經用無數次的失敗證明了國產動畫做不到老少通吃,而追光用了幾年的時間,去重複了這個失敗。原因就在於中國整個電影工業的基礎跟好萊塢還是相差太遠。”

他以老少通吃的《功夫熊貓》為例,這部電影製作費是1億美金,宣發費用1.5億美金,當時換算成人民幣是20億左右。而在中國,最貴的動畫公司追光,其《小門神》的七八千萬投資已是頂級。

“2018年國產動畫電影一個特別明顯的進步,就是整個創作界想明白了不可能做到老少通吃,所以分化越來越明顯。像《熊出沒》就是深耕它的人群,《神秘世界》也從來不去想談戀愛的人會來看。系列片最能說明問題,不然為什麼能拍到第六部、第七部?一般親子類動畫的製作費用一兩千萬,沒有必要花一億去做;反過來如果《風語咒》花一千萬,目標人群也不認可。創作者能把目標觀眾吃透,你就已經做到頂級了。”

朱玉卿說:“我很害怕看到這樣的導演——觀眾必須買我賬,不買賬這一屆觀眾就素質很差。一旦我們這麼去想,這個作品一定是失敗的。”

個案《大世界》的意義

《大世界》

2018國產動畫還出現了更多新類型,比如在國際上贏得聲譽的《大世界》,雖然它在內地只拿到 262萬元票房。

但朱玉卿提出一點,如果想得到市場認可,應該警惕“無法歸類的電影”。

“比如在時光網上更新電影類型的時候,你可以選‘愛情’、‘冒險’、‘動作’,但有一類電影,只能選‘劇情’,而我認為,凡是寫劇情片的都是沒法歸類的。作為最熟悉影片的創作者和運營團隊,都提煉不出賣點,觀眾怎麼能知道它好看在哪里呢?”

《大世界》

曹小卉倒覺得:“就讓它發展啊,有問題就自生自滅了。這樣的片子在以前或許被認為導向有問題,現在居然能過審,這有些出乎意料,但反過來也說明市場的寬容,創作者可以去嘗試,至於有沒有票房,受不受歡迎,讓市場規律去作用。”

“我倒不認為《大世界》是成人動畫的一個方向,但我們也不要老是用一種態度去評價國產動畫不夠好、不夠令人滿意,因為如果忽略基數更大的青少年那也是不正確的。當有一天大家能夠平靜地看待問題,不去一窩蜂,不捧殺,這才更有利於發展。”

就像很多時候國產動畫一直在糾結,是要更現代化一點還是要更民族化一點?“這件事本身不是矛盾的。有人說我們學美國、學日本,就是背離民族化,或者反過來,就是要搞民族化。”

《昨日青空》

關中阿福認為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待《大世界》:現實題材能否更多借用動畫表現?“《昨日青空》也是一個思路,從趙薇的《致青春》開始,國產青春片就一直在走下坡路,青春片越來越打動不了觀眾,如果用動畫去還原記憶中的場景和情緒呢?”

研究創作始終是根本

《白蛇:緣起》

雖然國產動畫電影行業存在一系列亟待解決的問題,但無論是“爆款”《大聖歸來》、《大魚海棠》,屹立不倒的《熊出沒》,還是《風語咒》、《白蛇:緣起》,其實都向行業和市場輸送著希望和信心。

一部動畫電影的生產週期大約需要三至四年時間,所以光線總裁王長田、彩條屋CEO易巧都曾拋出論斷:《大聖歸來》四年後,2019年將是動畫電影重要的一年。易巧更表示:“接下來三年肯定會迎來國產動畫電影的爆發,出現20億級別的動畫電影。”

關中阿福聊到一個“很爛”的話題:現在屬於國產成人動畫“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大家都覺得需要一個臨界點就能突破,但是不知道是在今年還是明年,還是需要幾年,但覺得離那個地方已經很近了。”當下雖然不是國漫最好的時光,確實最好的時機。

曹小卉認為,中國動畫在品質上超越美國,在故事深度上超越日本,恐怕還需很長時間。與其去評論什麼樣的動畫能夠賣座,不如好好研究一下創作。因為爆款必定符合某種規律,只有錯誤的東西才各有各的模樣。

《瘋狂動物城》

“有多少人研究過《瘋狂動物城》裏有多少個笑點?是半分鐘還是一分鐘會出現一個?裏邊有多少個彩蛋?在表現狐狸尼克的智慧和它對於世間所有事情的把控,都體現在哪些地方?它跟兔子一邊爭論一邊過馬路,恐怕有人沒注意,一大群麋鹿從馬路對面走過來,它趕快站在豪豬後面跟著走,有一個俯拍鏡頭,麋鹿在豪豬旁邊全都散開,兔子則被沖散了。充分表現出狐狸是一個社會油子。等到兔子因為樹懶急得撞櫃檯的時候,狐狸斜著眼睛在邊上看,說明它對什麼事情都很有把控,是一個很油滑的好人。”

“在中國的傳統故事裏有個模式,一個倒楣蛋碰到一個仙女或妖怪,他先是被救,到最後仙女或妖怪遇難,救人的反而是這個倒楣蛋。《天仙配》如此,《牛郎織女》如此,《白蛇》如此。這其實在觀念上是不對的,男尊女卑,到最後還得男的救人。創作者應該怎麼去反映這件事?為什麼在中國動畫裏就沒有一個女孩做主人公?而宮崎駿的作品裏有一大堆。中國唯一一個女英雄花木蘭,還讓美國人給做了。我們需要研究的是這些,動畫電影沒有新意寸步難行。”

未來這些國產動畫或可期待:

《哪吒之魔童降世》

《白蛇》續集

《魁拔4》

劉健新片《上大學》

《風語咒》續作

《大聖鬧天宮》

《深海》

《西遊記之再世妖王》

《大魚海棠2》

《姜子牙》

 

 

 

(以上為不完全統計,歡迎補充)

作者:王小羊

來源:Mtime時光網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