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問題】——“科學與幻想成長基金”

CGGE:能否簡單和我們讀者介紹一下,當時為什麼會想到要建立這個科學與幻想基金呢?基金的發起者主要來自哪些行業呢?基金的募集又是通過哪些管道呢?哪些公司/個人可以從這個基金中獲益呢?

SGF:還是先從發起人說起吧。我們的發起人來自各個行業,各自的背景都不相同,涵蓋科幻創作、科技產業、文創產業、創投孵化、社會公益、媒體運營、文化教育事業等領域,但是我們共同的興趣愛好就是科幻。因此,這也回答了上面這個問題,我們當時建立的初衷就是基於這個簡單的出發點。

目前,我們基金的募集管道是政府、企業、社團、個人,雖然捐助方的來源不同,但科幻基金所能彙集的不僅僅是資金,更多的是產業資源。科幻基金舉辦的各類活動,取得較大的社會影響力,在效益上,能夠惠及社會各個層面,比如面對社會大眾,科幻是一個非常易於接受的傳播形式,可以很好地提升青少年想像力及創造力,也是很好的科普載體,這是有關教育領域的;關於文化和科技領域,相關的企業和個人都能通過科幻基金的賽事和活動參與進來,瞭解和認識相關產業的資訊,比如參賽者(含企業)除了在賽事中獲得獎項和獎金,同時也能獲得科幻產業的關注,獲得更多合作機會,還可以創造創業就業的機會等等。

 

CGGE:科幻在中國並不是很流行的一個概念,甚至有些讀者或觀眾對中國的科幻是看低的。那麼你們為什麼會選擇為這個概念去創立基金,扶持這個行業呢?

SGF:科幻一直以來在國內是小眾關注題材,但是這是因為範疇上大家習慣以文學去定義,而實際上,我們看到高票房的電影,大多數都是科幻題材的,不過隨著近年來中國作者接連獲得雨果獎,中國題材的科幻電影也將登上大銀幕,科幻的熱度也在不斷提升。讀者或觀眾對中國的科幻看低其實深層原因就是科幻產業沒有形成,我們從這個產業的源頭開始就非常薄弱,打個比方,就是沒有原材料。這裏說的原材料,就是人、作品,核心還是人。我們發起人由於背景各不相同,所以在科幻這個概念的關注點也有所不同。在科幻的未來市場發展角度來看,前景巨大,但目前來看差距也很巨大,要推動科幻產業的發展,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不是一個企業、一個組織就可以完成的,而是要依託社會的力量。我們作為一個公益組織,更多是要做基礎工作,扶植和發掘人才,這才是解決目前困局的根源。

 

CGGE:你們也積極參與了很多國際化的交流,在交流的過程中你覺得中國的科學與幻想方面的創作和歐美國家相比,有什麼特點呢?你覺得這個科學與幻想基金對於中國整個行業的推動作用主要表現在哪里呢?

SGF:在科幻創作方面,我們與歐美等發達國家相比,在質和量上都有很大提升空間,不過中國科幻也有中國自己的特色,主要是文化、思維方面的差異,所以在體驗上與現有國外作品有較大的不同,且是中國故事元素,國內讀者更容易引起共鳴,國外讀者更容易瞭解中國文化。科幻基金在科幻產業推動非常積極,尤其在培養、發掘人才,科普教育,產業資源對接等,通過系列活動,提升科幻的社會影響力,讓產業內不同的公司、不同的人都鏈接到一起,從而產生更大的價值,從過往的經驗來說,有不少新專案或者合作,就在這個平臺上產生或者達成,而從政府角度,投入所產生的社會影響力會以更大倍數回饋社會,例如通過大賽發掘的作品,有可能會與多個業內企業形成商業價值,比如出版公司、遊戲公司、動漫公司、影視公司、衍生產品公司,甚至是科技公司、教育公司等結合,形成內容產品化,帶動行業良性發展。

 

CGGE: 你們的品牌“晨星原創科幻大賽” 是中國第一個以原創科幻內容為核心,首個公益資助科幻創作模式的大賽品牌;已經舉辦了3年。這個大賽最主要的受益者是哪些?這三年來,作為那些獲獎者與參與者,對他們最大的幫助是什麼?

SGF: 我們至今已連續舉辦四屆賽事,分別為晨星科幻原創文學大賽、晨星科幻原創美術大賽、晨星電影工業大賽。三年多來,大賽共收到全國2985多位參賽者近3186部科幻小說、科幻劇本、美術插畫、動畫視頻等作品,參賽總字數共計3000餘萬字,發放總獎金、資助金超過150餘萬元,挖掘有潛力的科幻創作人才50餘人,出版和在出版作品18部。吸引了全國主流媒體廣泛報導,影響人群超過2500萬,目前已經成為中國領先的科幻IP原創平臺,中國科幻圈最具影響力的頂級賽事之一。在所有受益者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參與晨星原創科幻大賽的作者了。我們聚焦於新生代作者,扶持他們進行創作進行,包括寫作指導、資金資助等等,然後是將作品進行一個商業化的成果轉化,產生了非常多的價值。同時在這個過程中,也能夠提升整體的創作水準,為今後科幻相關產業的發展提供一片生機勃勃的土壤。我們盡己所能,助推獲獎者與參與者邁上更高的臺階,相互促進我們與參與者之間的成長,這是我們對參與者的幫助,也是一個相互影響的過程。

 

CGGE: 為什麼會選擇深圳做個這個基金的所在地?

SGF: 深圳作為中國改革的前沿地,歷來有著大膽想像、勇於探索的文化基因,同時深圳作為中國高新技術產業的高地,與科學幻想產業有著天然契合。科幻不僅是最具發展潛力的文化產業,更對科技、文化創新有著極大促進作用,而且深圳市委宣傳部、市文體局、市民政局、市科協、深圳出版發行集團實質性的指導、幫助和支持,對於一個來自民間的公益基金而言,給予了我們適合生長的土壤和養分;同時深圳是特別具有科幻氣質的城市,這個城市正處於一個高速發展的階段,日新月異,許多高科技新事物正在不斷湧現,不斷走向市場。加上深圳也是改革開放的試驗田,科幻的核心就是思想解放,打破條條框框,是一座具有天然科幻基因的城市。

 

CGGE: 你們的團隊有很多業內的頂級人物,比如王晉康先生、何質彬院士等,是什麼讓這些專家走到一起,為這個基金服務呢?

SGF: 這得益於我們基金的核心價值驅動:激發大眾想像力,提升民族創造性。想像和創造這兩個內核吸引到文化、科技、教育產業的精英們一起合作,使得我們有了充足的對外介面;它的出現不僅是深圳文化領域“以公益角度”的一次創新,還是國內科幻領域的一個全新探索。

國內現有的科幻創作基本上只是文學出版領域內部的事物,一方面還未能打通文化創意產業的上下游產業鏈,另一方面也未能與相關科技創新企業建立良性互動。無論科幻還是科普創作,現實存在的科學技術、科技產品和科研成果都是孕育它們成長的土壤。各類科技企業作為市場經濟條件下科技創新的一個個馬達,擁有大量新技術需要進行介紹和傳播;而作者一方面可以通過瞭解這些科學技術的發展動態豐富自身的寫作素材庫、尋找靈感,同時他們的奇思妙想也往往可以回饋給相關企業,為其技術迭代和應用研發提供新思路。通過將科技企業引入到科普、科幻文學創作獎項的舉辦和評獎過程中,推動文化產業和高科技產業的良性互動,將能夠在這一領域形成雙贏的局面。

因此,無論從數量、體量、專注程度還是與產業界的有機結合來說,中國現有的幾個科普、科幻相關的大賽都尚有不足,市場亟需一個有雄厚資本作為依託、立足於科技創新性城市、具有公益性質、對產業有積極推動作用的獎項出現,科幻基金找到了一個嶄新的切入點,對中國科幻產業進行切片解讀,迅速建立起作者、讀者、下游產業、媒體和政府的複合聯繫,短時間內打造一個產業鏈條。

 

CGGE:未來,對於這個科幻基金的推廣,包括對於培養國人的科幻興趣,會有哪些更多的措施或方法來提升基金的知名度與影響力呢?

SGF我們已經與法國南特科幻節共同啟動了“凡爾納計畫”,會培養一批赴法交流的科幻作者。也將通過晨星原創科幻大賽、未來者說、STICK論壇、科幻沙龍聚會等活動,持續不斷地提升自身的品牌影響力。未來,我們將會開始科幻產業的研究,打造出大眾化、商業化、學術化的全產業鏈,提升社會影響力。

 

 

 

 

科學與幻想成長基金

 

科學與幻想成長基金

 

科學與幻想基金理事長馬國斌先生

 

“晨星原創科幻大賽”

 

第二十八屆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

 

“凡爾納計畫”簽約儀式 

 

2018年中國科幻大會

 

中法藝術大師科幻與想像力作品展

 

中法藝術大師科幻與想像力作品展

 

中法藝術大師科幻與想像力作品展

 

 

 

 

 

 

 

 

 

 

 

 

 

 

记者:Sophia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