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問題】——數虎圖像創意總監陶凱

數虎圖像合夥人、創意總監陶凱

CGGE:能否向我們的讀者簡單介紹一下您的個人從業經歷?

陶:最初我從事電影電視剪輯與後期工作。我在深圳環球數碼參與製作了當時中國第一部全CG動畫電影,擔任後期電影剪輯與鏡頭管理。當《魔比斯環》製作完成並上映後,我經歷了長時間的工作停滯,所以就開始繼續學習。

有一次深圳東部華僑城大劇院在做一臺旅遊秀,那個劇院投資不小,差不多3個億。裏面安裝了一塊上百平米的舞臺LED螢幕,這在05年也算是中國之最了。可是當時全國電視臺的高清影像也處於起步階段,幾乎無人懂得如何在那麼大的LED螢幕上播放全高清畫面。還好《魔比斯環》使用的是全國第一個全高清生產線,我從中瞭解過高清影像系統,於是去幫他們解決問題。第一次走進舞臺時,我被舞臺上真正的身歷聲光電效果所震撼,於是從解決技術問題擴展到幫忙製作影像。這段經歷直接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

CGGE:您之前的經歷涉及電視、電影,特別是參與了中國第一部CG電影的製作。為什麼會選擇脫離電影製作這個行業,轉向多媒體演藝?多媒體演藝是個什麼概念?

陶:完全放棄電視電影可能與我的性格有關,我喜歡接觸各種好玩的東西,比如好玩的技術,不論軟體還是硬體。

從一張簡單的照片,再到影院的大螢幕、家中的電視機乃至所有的影像設備,它們都在向一個關鍵技術發展,那就是“3D立體”。人們對這種立體的追求,無非就是想要得到更好的臨場感受,追求身臨其境的感覺。從事電視電影行業多年後,第一次踏足舞臺,我看到了另一個未來,那就是被中國觀眾、被科技遺忘了很久的舞臺。而舞臺多媒體演藝可使用任何技術,比如現場燈光或大型的舞臺機械設施。被人們遺忘的木偶也與舞臺一同發展成為舞臺的動漫角色與動物角色。舞臺可以讓你接觸更多,最終讓觀眾在一個黑匣子裏去感受奇幻世界。

我的感受是,這不就是身臨其境嗎?所有的東西都在你眼前發生。它可以離你很遠,也可以離你很近。人物就在你眼前說話。如果科技逐步發展到讓煙火、爆炸就在你眼前發生,那麼舞臺的震撼效果會遠遠超過電影。因為舞臺離你最近,演員的一舉一動甚至每一個呼吸都可以傳遞到你心裏。只不過它需要發展,需要科學與技術的支持。而多媒體正可以彌補舞臺表現的不足。它使虛擬影像不再局限於單一的小塊螢幕,而可以利用任何介質,比如空氣、牆壁和各種道具,讓真實與虛擬交織。讓你在虛實之中,去獲得更多不同的體驗。

雖然電影還是佔據了主流市場,但總有一天觀眾會對二維螢幕上的特效感到厭倦。今天人們已經不會單純為好萊塢特效買單了,而是更加注重劇情的表現。劇情不是電影的強項,電視劇可以將它表現得更好,比如《冰與火之歌》。而舞臺今天仍處在發展初期,人們還沒有意識到它的未來潛力。當機器人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擎天柱”就可以在你眼前演舞臺劇了,我想那一定比單純看影像過癮。我的理想就是把電影搬到舞臺上。

陶凱受聘擔任宋城演藝藝術總團技術顧問

CGGE:多媒體演藝涉及多方合作,而且要達到藝術與商業的結合,在你的職業生涯中有什麼有趣的案例可以和大家分享,以供借鑒

陶:我們剛剛製作完成了一臺室外山體投影與舞臺特效結合的魔幻劇《封神演義·炫戰》。這是山西旅遊集團向我們邀約的一臺旅遊演出,總投資約7000萬,落地在岐山周文化園。我們從一片空地開始設計劇場,以一座高25米的環繞假山作為舞臺背景,山體內部作為多媒體投影載體,正中心放置一個八卦舞臺,並佈滿各種焰火特效與噴泉系統。在舞臺地下有一個等大的後臺空間,利用八卦臺的升降系統可從地下向舞臺運輸道具與演員。

舞臺上除了真人演員,還有很多操偶演員。由於封神主題帶有奇幻色彩,妖魔鬼怪可使用多媒體與操偶道具來實現。我們在山上地面擺滿了多媒體投影,使得真人飾演的妲己與多媒體製作的狐狸互相變化。這算是一出向電影看齊的舞臺劇。這種藝術形式在未來很有發展空間。這個專案在去年9月完成,到10月底已累計接待十幾萬觀眾。由於季節對戶外演出的限制,它不得不在冬季停演,等待明年春季再公演。

CGGE:如果今天你這種藝術與商業的結合應用到電影上,你覺得能夠成功製作一部動畫\特效電影?演藝與電影創作之間最大的區別是什麼呢?

陶:今日的電影科技已趨向無所不用其極了。從內容到衍生品,再到主題樂園的相關演出,迪士尼已是先行者。而中國還缺乏這樣的團隊。

中國動漫與電影也要向迪士尼學習,向全產業鏈發展。可中國目前缺乏這類人才。線下製作人員與電視電影製作人員之間沒有交流經驗,或者說還沒有形成抱團意識。中國動漫和電影需要利用大IP進行全產業鏈商業模式拓展。電影與電視是IP的先行者,而樂園或者說輕型數字樂園,是IP的產業擴充。我們可以利用舞臺樂園技術啟動電影裏的角色,讓它們走到人們身邊,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目前中國的現狀有些困難,主要是好的IP太少,或者說是有IP的人覺得自己IP很厲害,所以要價很高,這讓許多想要借IP發展新專案的團隊望而卻步。這也是中國文化產業集體缺乏商業頭腦的問題。很多人不知道,IP的出鏡率越高,它就越值錢。現在所有從業人員都需要學習全產業鏈過程。迪士尼依靠自己形成了全產業鏈,而環球影城卻一直與其它公司的IP合作。電影電視是單向輸出、被動觀看的過程,也就是說它與觀眾有距離;而現場演出可以做到與觀眾零距離,角色可以與觀眾互動、交流,從而更貼近人們生活。這一點對孩子尤其有效。成人會下意識的看到角色背後的演員,而孩子只關心眼前的角色。他會認為超人和他說話了,白雪公主給了他一個吻,這為他的童年創造了美好的回憶,因此他會畢生喜愛這些角色。

CGGE:目前國家大力提倡文化產業,那麼多媒體演藝作為一個新型的文化產業, 它的前景如何

陶:我非常看好演藝事業的前景。發展線下文化演藝不只是中國的國家意志,還是全球趨勢,現在全世界都在發展它。人們追求多種多樣文化演藝形式。當我們自己製作了一部兒童劇時,我總會叫朋友們帶孩子去看,他們也很願意。現在的孩子是伴隨螢幕長大的一代,不是盯著Ipad就是電視機、電腦。如何通過更加豐富的線下文化讓他們遠離螢幕、拉回現實世界,這是我們所有人面臨的問題。我記得皮克斯的電影《機器人瓦力》中有一個橋段,所有逃亡到外太空的人們都生活在電瓶車上,眼睛從不離開螢幕,每個人都是大胖子。那樣的生活很恐怖。所以塑造新型文化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CGGE:今天的多媒演藝從業人員需要擁有怎樣的職業素養?對於一些想要進入多媒體演藝行業的後輩,您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陶:當今時代跨學科化日益顯著,多媒體演藝從業人員需要多學點東西,並培養廣泛的興趣愛好。正如生物學與工程學結合產生了“生物工程學”,新媒體融合了藝術、機械、編程等眾多學科。今天編程者如果不懂藝術,製作成果就不美觀;懂藝術的如果不會編程,就無法實現自己的想法。即便兩個人坐在一起,彼此語言不通合作就很困難。所以現在和未來的多媒體演藝行業非常需要跨學科的人才。歐洲的大學早已設置各類基礎學科以培養這類人才,而中國在這方面才剛起步。所以想要進入這個行業的後輩還是需要自己多學習各種綜合性的內容。

 

以下为陶凱的舞台作品:

宋城集團“千古情”系列 \ 多媒體導演

 

東方衛視明星跨界時尚真人秀《女神新裝》\ 視覺導演

 

2013北京衛視春晚舞美

 

大型茶禪文化主題交響音畫劇《天禪》

 

2013大型多媒體歌舞秀《錦宴》\ 2013 大型旅遊實景演出 《九華大典》\ 2016 南京大報恩寺遺址 實景演出《報恩盛典》

 

大型山水實景演出《尋夢龍虎山》

 

大型多媒體交響音畫劇《水滸天風》

 

大型多媒體劇場秀《極力道》\ 視覺導演

 

大型原創3D雜技魔幻劇《金箍棒》\ 總導演

 

哈爾濱萬達主題樂園音樂劇《丁香仙境》\ 總導演

 

合肥萬達樂園多媒體黑光劇《夢蝶》\ 總導演

 

採訪來源:Sophia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