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和他們的孩子》:Chris Renaud談論《寵物的秘密生活2》

照明娛樂的資深導演帶著壹個動人的故事回來,講述了壹條焦急的“直升機”狗,它最終學會放松並放手。

在充滿歡樂且極其成功的《寵物秘密生活》(2016)中,觀眾們嘲笑照明娛樂對壹個簡單但令人困惑的問題制作了動畫:當我們不在家時,我們的寵物真正做了什麽?三年後,隨著續集《寵物的秘密生活2》的發行,觀眾再壹次嘲笑紐約公寓住宅生活的熱鬧,可愛的團體,當把他們留在他們自己的地方時,不知何故設法制造混,而他們的主人永遠抓不住他們。

比其前身《寵物的秘密生活2》情感上令人滿意,不那麽狂熱而是專註於無條件的愛情以及隨後的過度保護關系,這種關系在我們的英雄Max,壹個緊張的小獵犬和他的孩子Liam之間發展;讓我們大傷腦筋。他的毛茸茸的“直升機父母”角色反轉為電影奠定了基礎,為狗和孩子設置了令人滿意和衷心的解決方案,使電影具有相當的魅力。

由回歸導演克裏斯·雷諾(Chris Renaud)以及聯合導演喬納森·德爾瓦爾(Jonathan del Val)執導,這部電影巧妙地擊中了重要的情感節奏……但與此同時,這很有趣。非常好笑。包括Patton Oswald(接替Louis C.K.),回歸明星Kevin Hart,Jenny Slate和Bobby Moynihan以及新人Tiffany Haddish,Nick Kroll和堅定的Harrison Ford在內的演員陣容,提供了堅實的喜劇表演。雖然哈特的職業生涯沒有什麽可擔心的,任何將漢斯·索洛(Hans Solo)當作狗的電影都會得到我的認可。

我最近和導演討論了他二次回歸的問題,包括他對故事發展的看法,接受挑戰以及將福特視為艱難而卑微的農場犬Rooster。

Dan Sarto:《寵物2》比第壹部電影感覺少了狂熱,而不是強迫。這就像妳設置場景,坐下來讓角色做他們的事情。

Chris Renaud:是的,正如妳所說,我們在這部續集中試圖做的是讓角色有點喘息。有了寵物,就像第壹部電影壹樣,您可以介紹世界的概念以及所有角色。在《寵物2》上,所有的工作都在我們身後,我們可以把角色放在情境中,並對他們的反應方式感到樂趣。我們真的可以專註於角色故事。

DS:妳說讓他們喘口氣……他們是偉大的角色,妳忠於他們。妳巧妙地將新的與熟悉的領域混合在壹起,這是續集中精彩故事的標誌。

CR:沒錯。妳剛才說的就是我在制作續集時所說的,正在嘗試的。妳必須保持觀眾喜歡的第壹部的延續和吸引力,同時走向全新的角色,新環境和新場景。這就是我們真正打算在這部電影上做的事情。

DS:這個故事是如何演變的?妳從完成上壹部電影開始,但除了壹些現有的角色,大多數情況下,壹切都是新的。

CR:很早就開始了,Brian Lynch [作家],Chris Meledandri [制片人]和我開始研究寵物和孩子之間的動態。當妳談論社交媒體時,那裏有大量有孩子和寵物的東西……從最後的演職員表裏可以看到。所以,有很多有趣的材料。

因此,我們開始這樣的想法:有時候寵物和孩子之間的關系可能非常緊張,因為壹個孩子不知道自己的力量,他們是在戲弄狗或貓,然後是動物的不安。

我記得和我的狗在壹起 – 我小時候有壹個名叫Shammy的愛爾蘭塞特犬 – 我還是個孩子,然後她到處跑,然後她看上去很放松了。孩子們會粗暴地撫摸她。他們並不意味著卑鄙或任何事情,但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麽。所以,妳必須非常小心孩子和寵物。

但我總是感到驚訝的是,她會屈服於他們過度的愛,而不是對他們嗤之以鼻或生氣。這是我們思考的壹部分,這種人與寵物之間的獨特關系,特別是孩子。

所以馬克斯和孩子們壹起開始說,“我不想要那麽做。”當然,他的主人凱蒂最終生了壹個孩子,他的態度完全改變了。 Max的壹些故事顯然可以通過很多方式與父母的故事進行比較。因此,我們感到壹個很好的方向,即看到壹個孩子和他們的寵物之間的關系,並發展成真正的愛。我們從這個想法開始,在那裏我們可以接受它 – 這感覺就像我們在第壹部電影中沒有真正理解過的東西,我們可以用第二部電影制作出壹些東西。

DS:增加了很多新的東西。當然,Patton Oswald很容易接替Louis C.K.妳有蒂芙尼·哈迪什(Tiffany Haddish)作為苦難傻瓜黛西和哈裏森福特這個偉大的堅忍角色,Rooster。妳如何決定在團隊中增加新人?

CR:嗯,對Max來說,顯然我們想要找到壹個能夠保持第壹部電影角色的精神和感覺的人。壹種神經質的紐約梗。巴頓以他自己獨特的方式,能夠真正擊中我們。他有自己的風格,壹種緊張的笑聲。他有這些特殊的影響,使他的Max仍然與我們在第壹部電影中所建立的完全壹致。

隨著黛西,蒂芙尼哈迪什的角色,她來招募雪球來幫助她拯救這壹天並拯救陷入困境的動物。讓某人扮演這個角色真是個有趣的想法。她進來了,她非常認真地招募雪球,因為Snowball被迷惑了,並認為他現在是超級英雄。但很快,她的態度就開始了,她就像是,“好吧,這個家夥是個傻瓜,有點超出他的深度。”這個角色與Snowball的光彩和虛張聲勢相匹配,這是壹個有趣的對比。

然後,憑借Rooster,Harrison Ford的角色,我們看到了鄉村老鼠,城市老鼠,活力Aesop。但是,我們也用它來強化我們的壹個主題,這有點像它是壹個危險的世界,但我們必須生活在其中。

哈裏森的聲音有這樣的權威,這樣的勇氣。它有很大的重量,他與Patton的Max完美對比。這是向Max的角色傳遞壹些智慧的好方法。他有自己的小弧線,他最初以壹種偉大的哈裏森福特的方式對馬克斯非常不屑壹顧,但後來又有點了解。

DS:福特的演員陣容非常棒,他擁有適量的鋼鐵般的堅忍,但他不是壹個動作英雄。這個角色裏有壹個史泰龍式硬漢會有點太多了。福特感覺更周到。

CR:嗯,有壹些我們最喜歡的哈裏森福特角色 – 而且我要說出大個子,包括漢索羅和印第安納瓊斯 – 最棒的是他們除了是行動之外還有幽默感。有點諷刺。哈裏森的表現就是這樣。這種元素使它變得有趣而不那麽僵硬。

DS:當第壹部電影問世時,妳提到妳在動畫開發過程中經常參與妳的團隊。妳告訴他們,“讓我們想出壹些有趣的動物動畫方法。”關於噱頭,妳真的讓他們參與幫助開發壹些電影更幽默的元素。妳在這部電影上對他們說了什麽?

CR:我們為這部電影做了同樣的事情。妳會看到的主要地方是Liam,Max和Duke的開場蒙太奇。我們有故事板的序列,但很多都是由聯合導演Jonathan del Val帶領的動畫團隊發現的。我們首先開發它們作為測試,就像我們在第壹部電影中所做的那樣。然後,很多這些測試成為電影的壹部分。所以,我們壹直在尋找參與性。這是如何充分利用團隊的壹個非常具體的例子。這與我們在第壹部電影中所做的非常相似。

DS:妳們現在擁有多部電影這些偉大的特許經營權。制作續集的最大障礙是什麽?

CR:這總是故事。故事和人物。無論妳是在介紹新角色還是試圖為現有角色尋找新的角色,最難的部分都是落在令人滿意的東西上,並為妳提供正確的喜劇和情感組合。我們只能祈禱。如果妳能讓觀眾感受到並且笑出來,那麽妳就會走上正確的道路。這壹直是困難的部分……試圖弄清楚什麽樣的故事會讓人感到滿足並提供那些情感和喜劇元素。

DS:每次我們談話時,我都會問妳同樣的問題。我永遠不會驚訝於這些電影有多大,有多少活動部件在起作用。這個過程非常復雜。然而,經過多年,妳以某種方式管理這些偉大的電影。妳開始第壹天,然後許多年後,工作突然完成,妳完成壹個動畫喜劇。這似乎違背了所有自然法則和邏輯法。所以我壹如既往地問這部電影比上壹部電影更難嗎?妳現在指導了幾個。這對妳來說比妳之前制作的任何電影都容易嗎?

CR:妳知道,奇怪的是,《寵物2》在我腦海中居住著壹個特殊的地方。我對使用“更容易”這個詞猶豫不決,因為說這很危險。和我們所有的動畫電影壹樣,弄清楚這個故事是非常叠代的。妳只是重新工作,重新工作和重新工作。但是,當我們著手如何強化我們的主題 – 這是壹個危險的世界,但我們必須活在這個世界- 通過農場和Rooster,電影類型以非常令人滿意的方式落實到位。另壹件事是,電影的結尾,我不想放棄,但最終的場景是我已經想象了壹段時間,並在思考,“好的,我們可以到達那裏。”那時我不得不說,所有人都開始走到壹起,這真是壹個快樂的過程。

當然,總會出現顛簸和“哎呀,這不像我們想象的那樣工作……我們必須重新工作。”但是這部電影真的特別適合它的流動性。顛簸和所有。壹切似乎都很早就開始了。我們並沒有反對不同元素或想法。這壹切都感覺像是朝著同壹個方向滾動。但是,也許這只是我玫瑰色眼鏡的記憶。對我來說,這是特別令人滿意和很多樂趣。

DS:我喜歡妳們設計電影的方式。外觀,從配色方案到環境,每個房間的每件小物品的設計,每壹項資產。妳的電影有這種外觀,我稱之為光滑和尖銳,這對我來說是獨壹無二的。妳是如何處理這部電影的設計過程的?

CR:嗯,就像我之前說過的那樣,很多信用都歸功於Eric Guillon,他是第壹個寵物的首席設計師。如果妳註意到,有很多尖銳的東西。如果妳看看《卑鄙的我》的世界,它是非常形象的。我們總是將他的作品與Raold Dahl進行比較。當Eric和我第壹次談論Pets時,我們討論了像New Yorker漫畫,甚至是加裏拉森的The Far Side。非常簡單,非常時尚,非常非常有趣的圖形設計解決方案。

與做過Rooster的Colin Simpson壹起工作,因為Eric在制作這部電影的時候並不是很活躍,我們試圖確保我們保持這種獨特的設計靈感,這種感覺非常具有圖形性和吸引力。它從壹種卡通的想法開始,很簡單、很狡猾, 但是很有趣的畫面解決方案。

DS:除了故事,這總是壹場大鬥爭,電影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麽?當妳試圖讓200名藝術家走向同壹個方向的時候,妳有什麽大的障礙來制作這部電影?

CR:Gosh …不是故事……妳知道,其中壹個重大挑戰,那就是故事,但不是真的,讓三個故事情節盡可能地編織在壹起。這不是故事本身,它是如何讓故事情節很好地融合在壹起,制作的電影並不像是從壹個場景到另壹個場景。

這是壹個改變序列順序的過程,可能會消除壹個場景。我想妳會考慮剪輯;試圖找到最好的節奏。此外,與作曲家合作。好吧,在音樂上,我們如何將這壹切拼接在壹起?因為有了音樂,有壹個鬧鬼的房子感覺,有壹個馬戲團的場景,有壹個超級英雄的主題。有許多不同的想法必須在音樂上融合在壹起,但同樣,不要讓電影或分數感到脫節。

讓壹切盡可能地協同工作是我們不斷重新審視的持續挑戰。在壹天結束時,無論如何,妳都在編織三個故事情節。這不像第壹部妳基本上跟隨馬克斯和杜克的電影,在這裏和那裏的小雪球和小玩意兒的壹點點切割,感覺不像是單獨的故事情節。

但是,當所有的事情都說完了之後,挑戰並沒有那麽大,以至於他們讓我們無法講述壹個偉大的故事。我希望觀眾離開劇院感到高興,因為他們還有機會與這些角色共度時光。我們在制作這部電影時度過了愉快的時光,我希望這部電影能夠帶來快樂。“

記者:Dan Sarto
來源: www.awn.com
編輯:Sophia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