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3》終極反派滅霸的後期特效製作

視效總監Dan DeLeeuw和凱利·波特討論了捕捉喬什·布洛林的細節表演的困難;喬什飾演《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中的反派滅霸。

作者:Scott Lehane | 2018年12月28日星期五上午11:09

翻譯:Turing

原稿鏈接:https://www.awn.com/vfxworld/capturing-thanos-how-ultimate-avengers-adversary-was-brought-life

《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漫威電影宇宙的第19部電影,匯集了《復仇者聯盟》和《銀河護衛隊》的龐大劇組,試圖將宇宙從強大的反派滅霸(喬什·布洛林飾演)中拯救出來。他試圖集齊六塊無限寶石,以控制宇宙。

這部影片由安東尼·羅素和喬·羅素執導,由漫威影業公司製作,4月份由迪士尼公司發行後,全球票房收入超過20億美元,成為2018年票房收入最高的電影。 《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因其壯觀的視效領跑這個頒獎季。它的續集《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計劃於2019年4月發行。

布洛林(飾反派滅霸)的細緻表演成就了這部電影。

視效總監Dan DeLeeuw因其在《美國隊長2》中的視效工作於2015年獲奧斯卡最佳視效獎提名。他解釋說,從一開始,視效藝術家就知道創造一個真實的滅霸是這部影片成功的關鍵。

“我們之前已經在其它電影中做過兩三次滅霸,但必須將它做到一個新水平,才能做出劇本中的效果,”他說,“第一次製作這個角色時,我們與數字王國和維塔數碼進行了交談,讓兩家公司同時製作滅霸,各取所長來把這個角色做得更好。同時盡快得到某個版本的滅霸,讓電影製作人和喬什·布洛林看到它,這樣才能確定我們可以採用它。”

DeLeeuw回憶說,用兩套系統來製作同一個角色有點棘手。 “我們根據需要來選擇,”他說,“細節由數字王國製作;動作由維塔製作。我們把這個角色一分為二,忽略差異,最後的問題一般由喬什自己解決。”他補充道。

“漫威的開發部門在ZBrush中塑造了很多角色,以保持色調一致。兩家公司在製作這個角色時,都從他臉部的常見造型開始,”DeLeeuw繼續說道。

視效團隊很早就開始對布洛林進行動作捕捉測試,在羅素兄弟指導下表演和排練部分台詞。 “我們全天運轉動作捕捉相機,”DeLeeuw說,“當喬什坐在那裡嘗試演繹滅霸時,他的表演更好、更有趣。”

雖然在之前的電影中,滅霸總是被描繪成一個極具威脅性的惡棍,但布洛林的表演比較溫和且考慮周全。 “通常,我們錄製一天后,從中選出效果酷炫的關鍵鏡頭。數字王國做完第一次測試後,滅霸的形象就回歸了。你會看到滅霸首次登場,然後隨著故事情節的發展,他開始承擔越來越多的反派和主角角色。”DeLeeuw回憶道。

數字王國的視效總監凱利·波特指出,“很多時候戴著面部捕捉頭盔的演員會過度表現或誇張表演,以為這樣能讓它變得更強大。但這樣不一定能做出更加細緻的面部動畫。所以,他看到自己的細節表演後,可以增強信心,演出理想的效果。”

波特於2008年和2015年分別因《我們擁有夜晚》和《沉睡魔咒》獲得VES獎提名。她解釋說,數字王國開發了一種機器學習系統,以改進電影角色的面部動作捕捉。

“我們正尋求更好的技術來盡可能多地捕捉喬什·布洛林的細節表演,這是我們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她詳細說道,“所以,我們和喬什進行了一次談話,(與電影台詞無關),以高分辨率捕捉他的面部動作。他會進行試講,配之以或劇烈、或微妙的​​面部表情。我們試圖盡可能多地捕捉這個特殊角色的面部動作。 ”他說。

“在捕捉了他的面部動作後,我們就可以從他面部約150個跟踪點中獲取低分辨率網格,將其輸入到機器學習系統中。隨時間推移,這個機器學會生成各種高分辨率的臉,”波特繼續道,“它不會扭曲或混合,而是生成一張高分辨率的臉及動作。”

波特解釋說,藝術家會逐一審閱鏡頭,糾正錯誤、調整結果以確保所有細節表演都恰當。這系統提供了所需數據,隨著時間的推移,數據越來越準確。

“然而,許多最終出現誤差的鏡頭數據不多,通常是臉部最具表現力的部分,比如口腔和眼睛,”他回憶道,“因此,我們最終手工製作了數百個面部形狀,儲備在表情庫裡,最終將其輸入到機器學習系統中。”

當然,最後,布洛林必須登台表演。 “我們希望他與其他演員一起表演,”DeLeeuw說,“因為如果你全程使用動作捕捉,它就成了刻板的表演。你會覺得有人在替你說台詞。”

DeLeeuw強調,電影的整體複雜性是最大的挑戰。 “電影中有2,700次剪輯,而我們沒有觸及的只有80個鏡頭。所以我們知道這將是一部大片。“

“這部電影中有大量視效,”Port補充道,“它的百分之九十七是視效。也許你會問,’那些視效是否符合併推動了故事情節發展?’沒有視效,這部電影就難以成功。這部電影中是否有技術創新推動了整個行業發展?當然有。影片中的視效是否一致?我認同。它們很複雜嗎?好吧,這些鏡頭確實難以製作。 ”

DeLeeuw描述了每天花10到12小時修改鏡頭的日子。 “我們沒有大的魔法系統,”他說,“只能親自動手,一次次反復修改,直到最後一刻。”他說。

“在製作的最後一晚,凌晨2時30分左右,他們走進來說,’渲染需要3小時,我們還要將它發送到倫敦進行本地化,因此我們必須在半小時內完成視效製作。 ”DeLeeuw回憶道,“我想,’不。我們一定要繼續製作,不斷改進視效,直到有人讓我們停下。”

“在這部電影的所有視覺效果中,滅霸是我最自豪的,”DeLeeuw總結道,“他能夠表現出不同的細微情感,令人印象深刻。喬什·布洛林融入了滅霸的角色,看到自己的表演時眼前一亮,這令人欣慰。他說,’那就是我。’我們說,’是的,你說出了重點。這是我們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 ”

More From ANIMATIONWorld: